Syndicate content

Innovation

实现普惠金融:金融科技、账户使用率与创新

H.M. Queen Máxima's picture
Soahanginirina Razafindrahanta, a teller at a Baobab bank outlet counting out money for a customer in Antananarivo, Madagascar. © Nyani Quarmyne/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马达加斯加Antananarivo,Baobab银行网点出纳员在为客户数钱。 ©  Nyani Quarmyne/IFC

近十年来,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为扩大普惠金融做出了不懈努力,为了创造一个惠及全民并推动稳定与公平进步的金融体系。
 
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早在2013年介入金融可及性问题之初,我们就提出要设定一个真实的目标,要有一个截止日期,使我们能够集中精力,给我们一个可以衡量进度的基准。

什么事让世界银行行长晚上睡不着觉?

Jim Yong Kim's picture
Residents of Kashadaha village visit the Kashadaha Anando school in Kashadaha village, Bangladesh. © Dominic Chavez/World Bank
孟加拉Kashadaha村民参观村里的Kashadaha Anando学校。 © Dominic Chavez/世界银行

今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召开之际,世界经济传出利好消息。正如我们在这个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所说,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银行首次预测全球经济将满负荷或者接近满负荷运行。我们预计发达经济体增速将会小幅放缓,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增速今年有望加快至4.5%。

城市创业生态系统如何帮助城市适应经济转型

Victor Mula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到访肯尼亚内罗毕东非mLab中心的企业主们。在世界银行信息促发展(infoDev)项目支持下,这座企业孵化中心为本地数字化创业公司提供知识和网络构建机会。© infoDev/世界银行


创业生态系统正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地区蓬勃发展。如今,一家基于技术的创业公司投入区区3000美元,通过六周的工作和正常运行的互联网连接,即可开发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模型。
 
当前,企业主们并不寻求在硬件或办公场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而寻求访问专业网络、导师、跨学科学习和各类人才。城市可提供多元化,也便于进行持续互动和协作,因而最适合满足企业主们的需要。因此,由所谓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导致的转变,使城市成为有组织创新的崭新舞台。

世界银行近期启动大数据创新挑战赛,继续推进数据革命

Marianne Fay'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2016年9月22日,我们启动了世界银行大数据创新挑战赛,呼吁全球借助大数据找出应对气候变化和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方案。
 
随着全球借助手机、社交媒体、互联网、卫星以及地面传感器和机器而不断增强互联互通, 各国政府和各经济体需要找出更好办法,利用大数据为制定旨在增强气候变化应对能力尤其是最脆弱人群的应对能力的专项政策和行动出谋划策。为使此类数据更好地服务于发展,我们需要开展更多创新活动,也要找出创新型公私合作安排,促进数据领域合作。

 世界银行大数据创新挑战赛现邀请世界各地的创新者借助大数据解决方案构想如何提升气候变化应对能力,进而解决粮食安全与营养以及林业和流域管理等核心领域面临的问题。这些领域是世行《气候和森林行动计划》以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点内容。

世界银行为何使用Medium网站?

Elizabeth Howto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A woman in a market in Guatemala City, Guatemala. © Maria Fleischmann/World Bank

世界银行正致力于两大宏伟目标:到2030年终结极度贫困,确保发展中国家底层40%人口共享繁荣。要实现这两大目标,不仅需要世界银行、联合国以及所有国家发展机构和多边发展机构付诸努力,也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五项举措可弥合全球创新领域鸿沟

Anabel Gonzalez's picture
Participants gather at a hackathon in Nairobi, Kenya (Photo by Flickr user Erik (HASH) Hersman)


当前,高收入国家在全球创新领域占据主导地位。《2014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指出,以瑞士为首的创新指数排名居前的10%创新国家超过了其它所有国家。穷国与富国家在创新方面的鸿沟很大。在这10%的国家中,大部分为欧洲高收入国家。排名靠后的20%国家主要为低收入国家,其中半数以上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Report, 2014
资料来源:《全球创新指数》报告,2014


排名居前的创新国家的主要得分点为其高质量的制度,包括稳定的政治环境以及有效的监管与营商环境。这些国家得益于其对人力资本、研发以及基础设施的大力投资,并且将继续对这些领域大力投资。这些国家的另一个高得分点为其商业和市场的尖端化——良好的商业和市场管理为促进私营部门创新至关重要。此外,这些国家起码具备了成功的创新体系所需的大部分要素,因而主导着包括大部分知识创造、影响和推广措施在内的知识产出,同时也主导着技术和创意产业产出。
 
很难想象没有创新的穷国或新兴市场国家如何才能在以无法想象的技术进步以及世界范围推广创新成果为主旋律的21世纪赶上并成为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口迫切需要创新型解决方案来提供清洁饮水、卫生和教育服务、条件更好的住房、环卫设施和交通运输设施以及更大的粮食产量,同时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这些国家需要动用日益数字化的全球经济所产生的效益,为数以百万计失业的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

那么,我们怎样做才能弥合巨大的创新和竞争力鸿沟呢?

大缺口与大数据

Aleem Walji'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最近,我在美国科学促进会会议上就大数据与数据分析议题及其对社会经济发展如此重要的原因发表了演讲。 与发出大数据相关风险警告的其他演讲嘉宾不同——在未经人们同意情况下过多地了解并使用其信息,就会引发风险,我阐述了发展中国家的数据缺口和数据匮乏问题。 衡量贫困程度方面的挑战之所以有所不同,是因为如果没有数据的话,我们便无法知道在依靠共同的道德良知与这一问题做斗争方面是否取得进展。
 
例如,世界银行监测155个国家的贫困状况,但是,我们仅仅掌握了其中半数国家近期的贫困估算数据,而且这些估算数据已经是5年前的了。 对于提出未来15年消除极端贫困这一目标的机构来说,这是一大问题。 我们怎样才能知道何时实现这一目标?
 
正如从世行工作人员和在数据匮乏环境中工作的其他人了解的那样,来自各种新来源的高频数据和实时数据确实有用。我们可以使用数字信号来了解一个国家微观层面发生的情况,比如食品、药物和其它基本服务的分配情况,以便采取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例如,在手机普及率较高的地区,手机通话时间和预付款的地域分布可以实时表明收入波动情况以及发生这种情况的位置。同样,手机跨地域的活动可以揭示人口流动模式,这对于跟踪疾病(比如埃博拉病毒)的传播非常有用。 虽然这些数据并非完美无缺,但其往往是我们了解信息的最佳途径,也是全新的信息来源。

我从比尔•盖茨身上学到了什么

Jim Yong Kim's picture



担任世界银行集团行长一职,为我与全世界一些最具创造力的政界和商界领导人交流讨论提供了很大便利。这些交流讨论的一贯主题之一是,我们必须要加快创新步伐,方能终结绝对贫困,以共享方式实现经济增长。在关于如何培育和推广应用新创意方面,我们缺乏明确共识。

最近,我有幸与比尔•盖茨进行了一次长时间交流。期间,我们谈论的话题自然转到了哪些因素可以刺激创新之上。比尔及其夫人梅琳达于1994年创办了自己的基金会,此后,他们成功地转变了全世界在卫生、教育和减贫领域的发展抱负。

我曾是盖茨基金会最幸运的受益人之一。2000年,该基金会向我本人作为赞助人之一的卫生领域伙伴机构提供了4470万美元赠款。当时,全球卫生界大多人士拒绝承认耐多药结核病,但盖茨夫妇提供了结核病防治史上单笔数额最大的赠款,目的是找出在发展中国家治疗这一疾病的方法。

世界银行为谷歌地图集添加地图,向全世界提供公开数据

Aleem Walji'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全世界几乎有一半的人口每天仅靠几美元生存。2010年,有12亿人口每天靠不到1.25美元来解决衣、食与居住问题,以及医疗和其他基本服务费用的支付。大约有30亿人口每天靠不到4美元生存。
 
这就是为什么在世界银行,我们的目标就像人们所面临的挑战那样艰巨。我们正在与国家共同努力,争取在2030年根除贫困,提高占发展中国家人口40%的最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

这些目标十分宏伟。然而,它们也是可以实现的,如果我们这样开始,即向所有需要的人提供公开的和可获得的数据,这些人包括能推动其国家实现转变性变革的决策者、研究人员、公民社会组织、新闻记者和公民。在世界银行,我们严肃认真地对待公开数据,因为它可以帮助国家认识到其最贫困人口生活在什么地方,以及他们最需要的资源,如食品和医疗供给。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