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jobs

终结贫困的时候到了

Joachim von Amsberg's picture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我过去是多么贫穷,你就会发现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当我听说了像Jean Bosco Hakizimana那样的经历之后,我对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够实现的变化感到兴奋。Jean Bosco的收入增加了,他的孩子吃的更好了,他的妻子有了些漂亮的衣服,他的木薯地的收成也提高了 — 所有这些都是由于那只母牛生产的牛奶和肥料。

在布隆迪,同样的经历正发生在2,600多个村子里,为饱受内战摧残的村民带来了新生活。这种由国际开发协会(IDA),即世界银行资助最贫困人口的基金组织)发起的社区农业方案表明,发展并不一定那么复杂,集体的力量可以改变一切。

十三年前,国际社会汇集在一起,作出了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历史性决定。面对怀疑的目光,我们证明如果我们能为一个共同的利益一起努力的话,就像在布隆迪,我们就可以实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目前,国际社会再次走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 离实现2015年的“千年发展目标”还剩不到1,000天的时间了,以及在2030年之前终结贫困的一个更宏伟的目标。

帮助脆弱国家的五个步骤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稳定与脆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马里就是一个好例子。

不久前,马里还被当成是西非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之一。二十年来,经过军人统治后的过渡期和一届又一届民选政府,马里获得了发展成功典范的声誉。

去年3月,正当这个国家筹备新一轮的民主选举之际,一场政变将其拖入危机。

经过冲突后的重建谈何容易。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从非洲到大洋洲比比皆是,对发展构成严峻的挑战。预计世界上的脆弱国家中只有10%有望按照千年发展目标规定的时限到2015年实现将贫困和饥饿降低一半的目标。

此事关系重大。世界上有四分之一的人——超过15亿人口——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环境或国家,暴力犯罪十分严重。

同时,据估计到2015年世界上处于每天1.25美元贫困线下的人口将会有一半在脆弱国家。显而易见,如果不加大在这些国家的工作力度,我们终结贫困和促进繁荣的目标就无法实现。

我们需要改变我们与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的接触方式。这来自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是我们从非洲和亚太脆弱国家的创新型联盟——所谓g7+集团对“新政”的呼吁中听到的信息。

世界银行社交媒体:请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消除贫困?

Jim Rosenberg's picture

其他文种: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عربي

为改善您的生活、使您的孩子过得更好、确保母亲健康、让人人享有良好教育、消除贫困,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全球超过13亿人口日均生活费不到1.25美元。在危机之时与贫困作斗争可能具有挑战性,但我们不能对最弱势群体视而不见。

在本视频中,世行行长金墉问道:“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请以#whatwillittake为主题标签将您的问题上传至Twitter网,并以#ittakes为主题标签分享您的答案。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