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knowledge

破除分享知识的障碍

Nena Stoiljkovic's picture

在国际发展中,知识是我们最宝贵的商品。在正确的时间使用的正确的知识可以改变大约10亿目前每天靠不到1.25美元生存的人们的生活。为了应对他们的困境,世界银行集团制定了两个宏伟的目标:在2030年之前消除极端贫困,和促进发展中国家40%最贫困人口共享繁荣。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必须利用世界银行集团的财富,即我们的资金、我们的全球存在和我们的号召力,尤其是我们拥有的大量的发展知识和经验。如果我们能汇集全球最佳知识,快速分享这些知识,和帮助国家利用这种知识来解决全球问题,我们就可以使贫困人口具有影响其国家的未来的力量。
 
不是我们所有的知识都已经汇集成文,或已经转变为数字和多媒体产品。我们的大多数知识都在我们数千位活跃在全世界120多个国家的专家的头脑中。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的知识不总是能以足够快的速度流动,或在正确的时间被正确的人所掌握。世界银行集团的同事最近发表的一份工作报告着重探讨了这个问题(并引起了某些媒体的关注 — 不是都准确)。阻碍我们的数字知识流动的不仅是技术问题(如不容易搜索的PDF文件):我们的知识也往往闲置在机构的储藏室里。例如,我们东亚地区的工作人员和他们的非洲地区同事没有足够的交流,我们的水务专家和我们的卫生领域工作人员没有经常的和足够的联系。这些缺陷是我们这个机构的文化、结构、以及激励措施所产生的后果。我们可以改进。
 
7月1日,我们将通过世界银行历史上最重大的改革措施之一,来打破这些机构储藏室的围障。我们将重新组织我们的知识服务,以建立一个全球实践与跨领域解决方案,以汇集世界上最好的专家和知识,和更便于我们的客户的使用。无论我们的专家坐在哪里,无论他们在探索什么问题,他们都将通过一个更活跃的方式与他们的同事联系在一起,比如在教育、贸易和竞争力、运输和信息技术、环境和自然资源、以及能源等方面。

从数据驱动的交付中学习

Aleem Walji's picture
由于“交付科学”( science of delivery)所产生的困惑,重要的是必须说明交付科学不是建立在某处适用即处处适用的前提上的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它也不表明研究和证据就能保证实现某种具体的结果。
 
几周之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韩国发展学院(Korea Development Institute)召集了一个有关交付科学的全球会议。参加会议的若干发展机构包括盖茨基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格莱珉基金会(Grameen Foundation)、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达特茅斯卫生保健交付科学中心(Dartmouth Center for Health Care Delivery Science)、以及移动健康联盟(mHealth Alliance)。我们在重点探讨赤贫人口问题的同时,讨论了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其中包括卫生保健方面的试验、技术是怎样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以及从成功的试验结果向大规模的交付转移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