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Social Inclusion

对于社会项目,社会登记体系可用作促进包容的工具

Kathy Lindert'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 Julia Pacheco/World Bank
© Julia Pacheco/世界银行

赛琳娜·玛利亚17岁时就怀上了双胞胎,她因此不得不辍学,并从巴伊亚移居到里约热内卢。正因为如此,她很难找到好的正规工作。一路走来,她遭受了很多困境——从无家可归到找失业,同时她和孩子们还面临粮食不安全的威胁。目前,全球有成百上千万像赛琳娜这样的人面临诸多制约因素——收入低、资产有限、人力资本少、特定冲击以及对自然冲击、暴力等的暴露,他们渴望过上体面、有尊严且经济上独立的生活。

针对贫困人口的多样化需求,很多国家都提供了大量社会待遇和社会服务。尽管意图良好,但在明确战略和协调的流程和体系缺失情况下,这样做有可能导致(待遇和服务)碎片化。    

以动画方式呈现对残疾问题的思考

James Dooley Sullivan's picture

去年12月,詹姆斯·多利·沙利文打包好轮椅,踏上了牙买加之旅。这个加勒比国家是旅游胜地,但他此行目的并不是度假。沙利文是世界银行集团动画制作人兼视觉艺术编辑。他希望到一个发展中国家亲身体验一下残疾人的生活和感受。他在视频和系列博客文章中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每当我想起我撞到树那一刻形成的巨大外力以及该外力如何透过滑雪板传递到我左腿和脊柱上,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和脊柱骨裂,我都不寒而栗。整个撞击过程只持续了一秒钟,但我永远也无法忘记撞击形成的压力。如今,我面临一种新压力:压力性坐疮。

坐轮椅穿行金斯顿

James Dooley Sullivan's picture

去年12月,詹姆斯·多利·沙利文打包好轮椅,踏上了牙买加之旅。这个加勒比国家是旅游胜地,但他此行目的并不是度假。沙利文是世界银行集团动画制作人兼视觉艺术编辑。他希望到一个发展中国家亲身体验一下残疾人的生活和感受。他在视频和系列博客文章中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 Laura Fravel

幸运的是,我们乘坐的航班降落在金斯顿机场后,牙买加唯一一辆供出租的配有轮椅升降装置的面包车到机场接我们。对于我、我的轮椅、我同事皮特以及我们用于记录我旨在了解该发展中国家残疾人设施的探险之旅的所有摄影器材而言,该车很适合。该车所缺的是有效的减震装置,因此在司机德瑞克把我们送到酒店途中试图避开路上凹坑的同时,我不得不抱着一只坐垫。

我进入酒店房间后,总会做些快速评估。在金斯顿,酒店地毯很厚,很难拉动;床很大,高度也合适。我新买的17英寸宽轮椅刚好可以挤入卫生间,但洗手池上有一块花岗岩板刮疼了我的膝盖。洗澡间内装有一只我能够拿到的手持喷头;在洗澡间外,马桶很低,上厕所时我得全神贯注。

轮椅上的生活

James Dooley Sullivan's picture

去年12月,詹姆斯·多利·沙利文打包好轮椅,踏上了牙买加之旅。这个加勒比国家是旅游胜地,但他此行目的并不是度假。沙利文是世界银行集团动画制作人兼视觉艺术编辑。他希望到一个发展中国家亲身体验一下残疾人的生活和感受。他在视频和系列博客文章中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 Laura Fravel

轮椅上的生活相当直截了当,它只需一组不同动作。每天早晨,我把自己挪进轮椅,转动双轮,进入卫生间,翻身坐上马桶。如厕完毕后,我再次挪进轮椅,之后快速扭动身体,穿好“职业装”。在乘坐室外电梯进入人行道之前,我会像常人一样喝好多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