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women

投资妇女和女童 构建更光明的未来

Jim Yong Kim's picture


Arne Hoel

在纪念2018年国际妇女节之际,投资于人、尤其是投资于妇女和女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刻不容缓。

技能、知识和专门技能,统称为人力资本,已成为全球财富的一个巨大组成部分,超过了工厂、工业或自然资源等生产性资本。

但是,人力资本财富在全世界分布不均,国家越发展,它在财富中占的份额越大。那么,发展中国家如何建立人力资本、为技术要求更高的未来做好准备呢?

回答是,他们必须大幅增加对人力资本基础的投资,即,营养、健康、教育、社会保护和就业。最大的回报将来自女童教育和营养、妇女赋权以及确保社会安全网增强她们的韧性。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全世界有1.3亿6至17岁的女童辍学,1500万小学适龄女童(其中一半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永远也没有机会踏进校门。在全球劳动力市场,女性参与率比男性低将近27%。从1990年至2016年,女性劳动参与率从52%下降到49%。

如果我们解决这些问题会怎么样?促进女性劳动参与、拥有企业和提高生产率,可以为全球经济增加数十亿的收益。
 

赋权全世界女性

Kristalina Georgiev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 Binyam Teshome/World Bank

女性如做得出色,则人人都会受益。让女性获得更好的工作和经济保障是终结贫困的关键。两性差异会伤及整个经济领域。我们都知道,女性掌管财务后,她们往往就会把钱花在最重要的事项上,譬如基本食物和饮水、学费、家人医疗保健等等。小小的改变所能起到的作用令人吃惊——开立手机银行账户,可便于人们获得小额贷款、购买保险以及支付相关款项。世行正致力于向全世界女性赋权,向巴基斯坦女企业主提供支持,以现金卡形式向黎巴嫩女性及其家庭提供支持。

全世界人才都移居到哪些国家?

Bassam Sebti's picture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诺贝尔奖获奖者名单公布后表示:“美国共有6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获得了诺贝尔奖,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移民。”
 
互联网上对这一表述进行了热议。怎么可能不是这种情况呢?
 
这一公布适逢其时。世界银行新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指出,不仅美国的这些获奖者都是移民,而且研究发现,美国现已成为越来越多全世界高技能移民居住的四个国家之一。其余三国是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世界银行集团出台应对性别不平等问题的新战略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明确的证据表明,各国一旦像重视男性一样重视女性,投资于女性健康、教育和技能培训,给女性提供更多机会参与经济建设、管理收入、掌管并经营企业,则由此产生的效益不仅可惠及女性,还可进一步惠及其子女和家庭、其所在社区和社会以及整个国家经济。

这是世界银行集团全新的《性别平等战略》的愿景。该战略为增加女性的机会绘制了宏伟蓝图,因为这样做不仅道义上正确,而且对经济发展也至关重要。

为制定该战略,世界银行集团在22个国家与政府部门、公民社会组织、私营部门以及其它方面进行了数月的磋商。因此,该战略依据以下强有力证据制定,即长期存在的男女差异给全球造成了真实、大量但可以加以应对的代价。

女性与保险——前景良好的组合

Nathalie Louat'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保险谈论的并不是事情发生的概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保险可确保夜里睡觉更香,因为孩子和其他家人有了保障,”北京一位职业母亲对我们说道。

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报告:性别平等》着重指出,继承权和财产权在男女两性中的适用通常并不相同,发展中国家尤为如此。保险能够保护女性积累起来的资产,或用世行新发布的研究报告《她就是盾牌:女性上保险可更好地保护所有人》中的另一位受访人的话说,“女性如离婚,最终可能会把家产让位于丈夫。女性名下如有某种投资性险种,则可使他在经济上具备一定的独立性和保障性。”
 

性别平等的商业理由:更好的企业,更强的经济

Elizabeth Gibbens's picture

本周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世界银行集团社会性别与经济研讨会上,发言者们认为,有女性高管和雇员并与女性企业家做生意的企业在利润率、创造力和可持续性各方面都受益。

卡塔尔电信Ooredoo集团董事长谢赫·阿卜杜拉·阿勒萨尼、切丽·布莱尔妇女基金会创办人切丽·布莱尔和通用电气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贝丝·康斯托克都提出了主张性别包容的有说服力的商业理由。

“女性为过去由男性主导的工作场所和市场带来了新的见解和经验,” 康斯托克说:“多样性孕育创新。”

世行集团常务副行长见首席运营官英卓华说,缩小经济上的两性差距,增加妇女和男性在私营部门的机会,这些是终结极度贫困和促进发展中国家共享繁荣的关键。

虽然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为女性谋生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但发言者们认为企业在帮助改变这一现实方面具有切身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