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新加坡经济增速“史诗般”回归均值,其经验教训可资中国借鉴

Danny Quah'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纵观人类有文字可考的历史,99%的人从未发明过一样东西。不过,一个人们普遍认同的事实是:经济福祉长期、持续增长源自人的创造力和创新力。就这一点而言,过去700万年中的普通人或绝大多数人为可能做到的事情提供了完全误导的指引。

平均定律若应用不当,则会带来误导信息。

这就是每个国家似乎想法设法鼓励人们创造和创新的原因所在,也是每个国家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原因所在,但后者显然有悖常理。偶尔,也有像塞浦路斯这样不太可能取得成功的国家取得了成功。平均值并不完全是衡量人类成功的一项指标,否则人类历史仍会停留在700万年之前。


然而,当我们思忖国家经济成功度时,我们很容易受诱惑,把思路放在我们所了解的一般国家之上:中国不可能继续以每年超6%的速度增长,因为没有其它任一国家保持了如此长时间的增长。

至少有两个原因表明,我们应该抵制这一诱惑。首先,如上所述,成功必定不同于相关标准。人或国家的平均分布乃至不平均分布并不能指向可能发生的情况。其次,即便是人们通常认为的增长降速和我们考虑的数据样本的崩溃,也不一定代表失败。

作为经济增速最为惊人的经济体之一,新加坡的人均GDP在十多年时间内每年均增长了6%以上。

根据Lant Pritchett和Larry Summers的著述 (Asiaphoria Meets Regression to the Mean, 2014) ,1980年之后,新加坡经济增长率比成功时期骤降了4个百分点。作者指出,台湾和韩国呈现了类似轨迹。这些经济体都经历了井喷式增长,但之后都衰退了。

当然,新加坡的增长轨迹蕴含着失败将至这一主题由来已久。二十年前,在前苏联解体后不久,新加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时,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写道:

“从2010年角度看,当前基于近期趋势对亚洲表现最优经济体作出的预测,看起来可能与上世纪六十年代基于勃列日涅夫当政时期的情况对前苏联工业优势作出的预测一样愚蠢。”

Pritchett和Summers基于上述案例总结说,截至目前,中国经济已大大背离了统计数据。中国经济不可能持续如此发展下去。仅凭严酷的统计学现实就可以揭示,中国经济几乎肯定也会衰退。

假设中国沿着相同轨迹发展,情况有那么可怕吗?新加坡和其它东亚奇迹式经济体失败的经济过热实际上带来了哪些后果?上世纪六十年代前五年,新加坡、台湾和韩国的人均GDP分别为美国的16%、13%和7%。下图显示了采用佩恩表8.0 PWT8.0 data 中数据得出的结果。该数据一般被统计界用于研究跨国向均值的回归。2007年至2011年,美国经济因全球金融危机显著放缓,之后所有其它经济体也纷纷步其后尘。确实,在这一时期,几乎所有经济体均经历了增长、下滑、快速增长和大幅放缓。

波动是经济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最终发生了什么呢?从研究样本过去五年中的平均数据看,新加坡、台湾和韩国的人均GDP分别增至美国的116%、65%和62%。即便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新加坡人均GDP增速已然超过了美国。


虽然新加坡、台湾和韩国三个经济体均给人们留下了失败的印象,但它们的表现一点也不差。当前,新加坡与美国相比更像是个第一世界国家。

也许,分析增长加速和骤然放缓并不能为回答以下重要的经济问题提供依据:

不同的经济增长格局如何提升了一国的长期福祉?统计学上定义的增长降速当然蕴涵于新加坡和其它东亚经济体的增长轨迹之中。这是否意味着这些经济体失败了呢?不是。

这一答案并不是要低估当前新加坡社会架构中出现的重大政治和社会问题。新加坡的不平等程度很高。但这一结构化经济和政治生活并不是本文的主要论点。本文主要关注针对人均GDP的统计行为。

当前,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3倍。即便这一数字降至4且中国仅以韩国的速度增长,中国经济总量也将在几十年内达到美国的2.5倍。如果中国以新加坡的速度增长,则其经济总量将是美国的4.5倍。

当然,中国今后有可能比其它经济体做得更好。但要进一步取得成功,中国所要做的也许就是与新加坡一样出现惊人衰退。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