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发表新评论

世行经济学家就油价和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问题各抒己见

Donna Barne's picture
World Bank chief economists, clockwise from upper left: Senior Vice President and Chief Economist Kaushik Basu, Augusto de la Torre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Shanta Devarajan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Francisco Ferreira (Sub-Saharan Africa), Sudhir Shetty (East Asia and Pacific), Hans Timmer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Martin Rama (South Asia).


低油价无疑是全球石油进口国的福音,而面对长达数十年如今已然结束的“商品超级循环”和收入减少,产油国该如何进行调整呢?这将对全球经济带来何种变化?

4月15日,在世界银行集团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召开前夕举办的网上直播讨论会上,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们对六个发展中地区的形势各抒己见。本次讨论会的重点为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实现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所面临的挑战。

世行首席经济学家考什克·巴苏表示,全球经济正以2.9%的速度增长,目前呈现出“平静增长态势,但该平静稍具威胁……在这种表面的平静之下会有一些令人不安和担忧的事件发生,但也可能带来重大转机。”

影响世界各国经济的因素众多,其中包括油价大幅下滑和其他商品价格下跌。原油价格在今年1月初下跌了55%,跌至每桶47美元。根据世行今年1月份作出的预测,2015年有望出现“九种主要商品价格指数全部下滑的罕见情况”。

“总体而言,我们即将进入的低价格局面有利于全球经济发展,”巴苏表示,“全球GDP将会出现小幅但明显的增长”。但一些国家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中东和北非地区平均增长率预计为3%,但该地区首席经济学家Shantayanan Devarajan表示这一平均值隐藏了很多差异。针对该地区的最新一期世界银行《经济监测》报告称,该地区约三分之一国家为石油进口国,这些国家将呈现正增长态势;相比之下,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四个处于冲突之中的石油出口国都将呈负增长态势,并且该地区其他石油出口国的“增长率”也将会大幅下降。

Devarajan表示,上述态势为本地区实行燃油补贴政策改革带来了“空前机遇”。在一些国家,燃油补贴约占其GDP的10%。

“中东和北非地区GDP占全球GDP总量3%,其能源补贴占全球能源补贴总额50%,”Devarajan指出,“我无需告诉诸位的一点是,除了造成财政负担,此类补贴还会产生各种不良后果:污染、交通拥堵、地下水位下降与水资源枯竭,并且已有事实表明,补贴实际上会有损就业增长。”

油价和商品价格下跌已对非洲经济增长造成伤害。首席经济学家Francisco Ferreira表示,世行已将其对非洲2015年的增长预期从4.6%下调至4%。据最新一期《非洲的脉搏》,石油和商品价格下跌将对非洲36个国家的贸易产生负面影响,而这些国家的人口和经济活动量分别约占整个非洲的80%和70%。该报告称,尼日利亚相对多样化的经济预计将在2016年出现反弹,但对于安哥拉和赤道几内亚等经济多样化程度较低的石油出口国而言,低油价将继续导致其经济低迷。

他说:“当然,损失最严重的还是那些石油出口大国,2015年其贸易损失率约为40%,并且其财政体系还遭受‘巨大冲击’和货币贬值的影响”。

“我们还关注低油价对穷困人口造成的影响,”他说。

欧洲和中亚地区首席经济学家Hans Timmer说,该地区已明显感受到俄罗斯的经济衰退、油价下跌和汇款额下滑对周边国家造成的不利影响。该地区GDP增长率预计将为零,主要原因在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经济下滑。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坏消息,”Timmer说,“俄罗斯的实际收入降幅约为14%,而因为卢布贬值,从俄罗斯流出的汇款额也在降低”。这些收入损失还伴随着财政压力增大、建筑业和其他非贸易行业失业率上升和银行业问题增加,同时也对其构成挑战。

亚洲将成为低油价的最大受益者。新一期南亚地区《经济发展最新态势》报告指出,该地区增长率预计将从2015年的7%稳步提升至2017年的7.6%,其目前为全世界增速最快的地区。该地区各国皆为石油纯进口国

“这种形势对该地区各经济体是一大利好,”南亚首席经济学家Martin Rama表示,“这是一个良机…但问题是该地区能否利用好这一机会,真正把有助于能源行业可持续发展的能源价格体制改革趋向进一步引入纵深?”

根据新一期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经济发展最新态势》报告,全球低油价将有利于该地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柬埔寨、老挝、菲律宾、泰国和太平洋岛国的经济发展。诸如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等燃油出口国的增速将放缓,其政府收入将减少。

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首席经济学家Sudhir Shetty说:“该地区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全球经济复苏最终将……进入 ‘新常态’”。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可能是商品价格下滑的最大受害者,该地区某国局长Humberto Lopez代表首席经济学家Augusto de la Torre在直播活动中谈到,该地区的经济增长自2012年起开始减速,平均增长率从2011年的近5%降低至2015年低于1%的预计增长率。Lopez称巴西今年的增长率预计将接近零。

新一期《经济发展最新态势》报告指出,导致该地区经济减速的主要因素“估计为来自外部的消极影响,主要是源于中国经济放缓和商品价格下跌”。由于商品价格下跌降低了盈利或增大了风险,以前对该地区尤其是对石油和矿产领域的大量投资出现骤减。报告称,随着中国经济适度增长及商品价格稳定在较低水平,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需要做出调整,以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

“我们又回到90年代后期,当时未出现拉动地区发展的商品繁荣现象,”Lopez说,“要适应‘新常态’,就需做出很大的财政调整。”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