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发表新评论

技能培养能力

Paula Villaseñor's picture
版本: English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技能已成为教育领域最重要的议题之一,特别是在全世界创下了史上受教育水平纪录情况下。正是由于政策制定者们认识到了上学年数增加并不一定能转化为更好的学习效果、更有效的技能培养以及更快的经济增长,大多数国家开始逐步实行技能本位教育改革——此类改革主要在本世纪头十年实行。奇怪的是,此类改革并不总能成功地提高学习效果,或至少未能按照预期进度提高学习效果。因此,一个相关问题是:在实践过程中,我们怎样在每间教室教授技能才能确保教育部门精心设计的举措转化为每个学生可度量的学习效果?
 
即便可以查阅的以技能培养为主题的报告在数量上从未像今天如此之大,但大多数报告总体上重点提出如何识别技能短缺及如何实施技能培养策略方面的建议。遗憾的是,关于政策制定者如何专门推动学校培养技能方面的实证资料较为有限。笔者本人曾是主管某大型技能培养项目的一名政策制定者。根据本人经验,推动这一进程的关键一步是投入足够时间来尽可能准地确定需要教授哪些技能——这一步看起来既简单又显而易见。

技能究竟为何物?
 
技能乃为把事情做好的能力。尽管知识暗指我们认识、理解及记住信息的方法,但技能指的则是我们在不同情况下选择、使用及应用知识以面对各种通常不可预测的挑战的方法。以撰写电子邮件为例:个人可能知晓如何撰写,甚至也可能知晓如何在不同情况下撰写,但这并未意味着他们知晓如何把邮件写好,更不意味着如何在不同情况下针对不同受众及出于不同目的把邮件写好。因此,具备撰写能力不同于具备沟通技能。实际上,针对技能或能力的技术性更强的定义涉及知识、技能、态度以及价值观。以撰写电子邮件为例,该定义意味着个人不仅要用好语法,还要展示其同理心及对他人的尊重
 
此外,各类技能: 

  • 具有多维性且相互关联:技能可以是(1)认知技能;(2)社会情感或非认知类技能;和/或(3)技术或工作相关技能,但也可以是基本技能或高级技能。各类技能之间具有很强的交互性,因此确定哪些技能会引发其它技能的培养或把哪些技能只归入一个类别是一件复杂之事。例如,社会情感技能对学习和培养认知技能不可或缺,但与此同时,培养认知能力有助于培养社会情感技能。
  • 具有跨学科性:针对不同学科且出于类似或不同目的——如解决问题,可教授同一种技能。
  • 具有横向性:同一种技能(如沟通技能)可能与多种职业或多个领域相关,而不仅仅与个人目前的职业相关。
  • 具有可转用性:各类技能(如决策技能)的一个核心目标是它们可转用于或应用于不同职业或不同背景。
  • 可在不同发展时期获得技能可在不同年龄阶段、根据个人需要和成熟度获得或加以培养。一般而言,认知技能在儿童早期和儿童期培养,往往会在成年期左右达到最高水平,而工作相关技能通常在青春期后期和成年期获得。
  • 最终可在职场上和生活中加以评估:即便个人上学期间理应获得部分最重要的技能,但他们直到数年后的职场上和/或生活中才能评估自己是否获得了这些技能。 
那么,(在实践中)技能为何很难教授? 

要教授技能,教师就需制定明确、具体且可度量的目标。这一点对教授社会情感技能尤为重要,因此类技能的评估比认知技能的评估更为复杂。由于技能具有多维性和跨学科性等特性,因此教师要明白自己应教授哪些技能,这样他们才能跟踪课堂教学进度。此外,教师也要在课程框架范畴内针对每项技能设定明确、简单易懂的定义。
 
以下列真实案例为例:2008年,墨西哥实行的能力本位高中教学改革引入了通用课程框架,其中包含11种通用能力。其中一种能力被定义为“学生选择并践行(健康生活方式)的技能”。实践中,教授此类能力较为棘手,因为教师未必能强迫学生就选择哪种健康生活方式作出决定,更不能对学生是否作出决定进行评估。
 
有时,能力被定义为某项技能的结果(在本案例中,该技能即为选择健康生活方式的技能),而非被定义为某项技能(如负责任决定技能),这使得能力难以教授和评估。在我主管的项目下,我们决定与心理师和教师合作,针对项目下的18项技能设定明确、便于理解且简单的定义,包括负责任决定技能。此举有助于我们加快项目实施进度,也有助于教师开展该项目的教学活动。
 
我们越能明确哪些措施奏效及哪些不奏效,结果就会越好。我强烈建议您为此发挥您的政策制定技能。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