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发表新评论

留还是走?现金转移支付如何影响人口流动

Ugo Gentilini's picture
版本 : 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随着到2050年全世界将有8.75亿人“行走在流动途中”,相关人士对发展政策如何与这一复杂现象发生交集产生了浓厚兴趣。现金转移支付这一最热的发展议题之一令人奇怪地从讨论议题中消失。

由Samik Adhikari与他人合著的新论文《我是该留还是该走?》总结了关于现金类社会援助如何影响人口的国际或国内流动性方面的实证资料。
 
论文给出了三个引人关注的发现:
 

首先,目前有大量实证类审查。我们开展的元分析考虑了与该议题有关的269篇论文,其中不到12篇提供了有力的相关实证,这与对劳动力市场人力资本产生的其它显著影响方面的实证形成了鲜明对照。
 
其次,计划设计对流动性的影响显著。诸如受益额规模、受益人基本情况、转移支付的可预测性以及条件等参数均可纳入家庭人口流动情况演算公式。
 
我们把相关计划分为三个组别:在诸如无条件现金转移支付等有可能隐性鼓励人口流动的计划中,人口流动概率飙升了0.32-25个百分点。墨西哥(乡村直接支持计划)、中国(社会养老制度)以及南非的此类计划放宽了流动性限制, 而新的交付技术使得各种津贴比以前更具便携性。
                                                          
这一流动性刺激的影响在第二组计划中得到了放大。为鼓励人口流动,美国设计并开展了鼓励人们搬入更好住房的凭证试点,孟加拉国则承担人们迁入城市过程中发生的交通运输费用。在这两种情况下,人口流动概率增加了20-50个百分点。
 
在诸如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墨西哥巴西)和 印度公共工程计划等有可能隐性阻碍人口流动的计划中,人口流动概率下降了0.22-11个百分点,原因在于这些项目往往“基于具体地方”,同时要求人们居住的地区提供工作机会并承担共同责任。图1扼要总结了影响评价的结果。

再次,连锁反应也可对人口流动产生影响。确实,受益人可把其参与的计划用作担保,以借取贷款为其流动筹集资金,如墨西哥的受益人即是如此。一些计划允许受益在家庭或社区内部流动,如中国(低保)和南非即是如此。

总之,我们对实证资料的阐释是,转移支付可影响人口流动的程度或可能性。鉴于人口流动规模很大,这一点很重要。然而,转移支付可能并非作出流动决策的决定因素。贫困地区人口出于各种原因流动,包括工作、教育、服务、婚嫁以及安全等原因。因此,人口流动与发展之间存在倒U形联系,即在收入水平较低情况下,人口流动概率会增加,即便随着收入逐步增加也是如此;之后在收入水平较高情况下,这一概率会有所降低。

在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由国内城乡人口流动支撑的结构性转型一般具有偶然性 ,有时还会令人困惑。结构性转型的表现,包括就业岗位和服务质量和分布,最终也可能会影响国际人口流动。当前,关于如何看待现金转移支付和更广泛的社会保障问题的一项议程尚未付诸实施。该议程是以人口流动为核心的整个体系的组成部分。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