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赋予新一代人采取行动的动力

Paula Caballero's picture
Photo by CIAT via CIFOR Flickr
巴西玛瑙斯市附近亚马孙热带雨林航拍图。
(图片由国际热带农业中心Neil Palmer通过Flickr提供)。
每当我目睹资源耗减速度、水土流失状况和日益减少的鱼类种群以及气候变化对几乎每个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我总会看到一个正在缓慢且无情地退化的自然界。我把这些情况统称为“倒退的现实”,一种新常态,一种刚刚缓慢出现的现象,它把我们诱入被动境地,并且诱使我们接受一个富裕程度和多样化程度更低的世界。

有生以来,我看到了到处游弋着五彩斑斓鱼类的水域。如今,这些水域就像空荡荡的水族馆一样变得毫无生机。我也看到了我家乡波哥大市街道两旁的数千棵树在短短数年内没了踪迹。

这种情形让人感到沮丧。但随着世界各地保护区专家、自然资源保护者和决策者本周齐聚澳大利亚悉尼参加世界公园大会,人们仍可以看到很大希望。

自11年前上届大会在南非德班召开以来,我们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保护区数量翻番;目前,保护区面积占地球陆地面积的15%左右,占地球海洋面积的3%。这些年来,世界银行 资助实施了多个项目,帮助建立了包括巴西亚马孙热带雨林保护区印尼珊瑚礁保护区等在内的多个保护区,并加强了对这些保护区的融资和管理,从而为上述成果的取得作出了贡献。

我们也采取了关键举措,转变了人们对自然的认知。人们逐步认识到,地球是自己的家园,其自身能够也必须在保护这一家园中发挥积极作用。但这一转变尚不太显著,因此我们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随着人们向城市迁移和各国工业化,我们看到新一代人丧失了对健康生态系统与其赖以生存的食物和水资源之间联系的基本了解。(如今,如果你问一个小孩“鸡来自哪里?”,他/她很有可能指向超市的冷柜。)野生动植物,不论是大象,还是默默无闻地授粉的蜜蜂,都面临被视为动物园和纪录片不可或缺的娱乐工具的风险,而未被视为不可或缺的生态系统伙伴和邻居。

让我们以会计身份参加保护大自然战役,虽然我们不太可能成为英雄。十年前,很少有人了解自然资本核算概念。如今,对诸如财富核算和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机构(WAVES),所开展的工作的需求日益增加,越来越多的国家要求该机构帮助评估其自然账户(我们有多少水?森林系统现状何?)。当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私营企业关注的重点是跳出GDP和纯利润范畴,弄清其增长和供应链的长期安全性。决策者和投资者重新认识到,健康的自然资产是长期财富和福祉的支撑。在本届大会上,讨论重点是保护区在更广袤农村中的价值及其作为包含生计、就业和生态系统服务的功能性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的价值。

对十年前尚微不足道的气候变化的认知,也有助于人们着重考虑有限的地球资源。力求减少因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产生的排放以缓解气候变化的计划和项目,已在很多国家为讨论各行业用地和协商保留更多林地的办法开辟了政治空间。极端天气事件已凸显了诸如沿海地区红树林和有林山坡等可增强大自然和经济韧性的自然缓冲区的价值。

人们常说,知识就是力量。眼下,把这一认知转化为社会各界和各经济领域的行动适逢其时。我们面临着把环境可持续性从一个边缘化的道德问题升格为发展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的机遇,也面临着确保可持续实现用水、粮食安全、交通运输等诸多领域效益的机遇。

虽然环境趋势似乎令人恐慌,但很多解决方案已为世人所熟知——从管理牲畜以利草木自然再生到保护为水生动物提供繁殖场所的珊瑚礁、从改进捕鱼作业方法到开展环境执法和惩治针对野生动植物的犯罪活动、从开展城市区划以打造更紧凑的城市增长格局到建设快速公交系统等等均属此列。

我们正生活在人类纪。让我们停止认为遏制地球退化是他人的职责这一假想吧。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