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抗击埃博拉之战是抗击不平等之战

Jim Yong Kim's picture
A woman walks by an Ebola awareness sign in Freetown, Liberia. © Tanya Bindra/UNICEF
在利比里亚弗里敦一位妇女走过埃博拉警示标志 ​© Tanya Bindra/UNICEF



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的传播表明,减少不平等的重要性再清楚不过了。抗击埃博拉之战是一场在多条战线上的战斗—首当其冲的是人的生命与健康。

但是,抗击埃博拉之战也是一场抗击不平等之战。治疗患者和遏制病毒的知识和基础设施存在于高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然而,多年来我们却未能让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的低收入人群获得这些东西。所以如今在这些国家成千上万的人死去,只因他们出生在错误的地点。

如果我们现在不制止埃博拉病毒,它就会继续蔓延扩散到其他国家乃至其他大陆,美国上周已出现了首个埃博拉病例。这一传染病反映出基本服务机会不平等所带来的致命代价以及未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后果。

埃博拉病毒扩散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已出现失控,其后果是我们在西非乃至整个非洲大陆促进共享繁荣的能力可能会迅速消失殆尽。

按照世行的最好情景模拟,埃博拉将会给受影响国家的经济增长造成巨额损失。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这些国家刚刚摆脱持续多年的内战和冲突,人均收入水平低下。因此,经济增长对于改善千百万人民所处的可怕状况至关重要。如果病毒扩散到其他国家,造成的经济增长损失就会达到或突破数百亿美元。因此,除非我们立即制止病毒传播,否则就没有共享繁荣可言,更不用说会有多少人无法享受剩余的成果。

迄今为止世界做出的反应是不够的,而目睹我们重蹈过去的传染病覆辙令人难过。


在世纪之初,非洲约有240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虽然对于富人存在治疗艾滋病的有效方式,但非洲大陆上的低收入人群却无法获得这些治疗,只因对穷人缺乏想象和愿望。一些全球卫生专家认为,为低收入社区提供有效的艾滋病治疗难度太大,成本太高。但如今,全世界逾千万人获得了艾滋病治疗。

在抗击西非的埃博拉病毒时我们又重蹈覆辙,尽管受影响国家、无国界医生 以及其他机构反复警告。所以现在我们正在尽力迎头赶上。

为了确定如何推动协调的应对,世界银行集团找到具有在低收入国家实施复杂的遏制病毒和治疗计划实地操作经验的传染病专家,把他们派到几内亚和利比里亚。这些专家根据亲眼所见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加大应对力度,我们是能够治好患者和遏制病毒的。我们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并非那么难以建设,我们也有遏制病毒传播的标准操作程序。最重要的是,专家告诉我们,进一步的延误会使做出有效应对的难度显著增加。

我们现在快速行动起来贡献我们的力量。世界银行集团已向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拨付紧急援助资金1.05亿美元,确保三国政府有钱采购抗击埃博拉的必要设备和服务。世行总共承诺提供治疗和遏制病毒的援助资金4亿美元。而且我们投入了大量的分析研究资源,说明立即行动起来可以节约数亿甚至数百亿美元的资金。

参与全球协调应对的其他各方也在行动起来。在过去几周里,我们看到美英法等各国政府都在加大援助力度。

但是,由于这一传染病的范围和快速发展,需要取得更多的进展。假如最坏的模拟情景成为现实,按照美国疾控中心的估计感染人数可能达到140万人,病毒的影响可能真正成为全球性的。

相关公民都需要要求即刻向受影响国家部署资金和人力资源。否则,成千上万的人会无谓地丧生,一场经济大灾难也有可能降临。

本文首次发表于Huffington Post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