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就任第一天

Pinelopi Goldberg'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工作日清晨,每当我来到纽约宾夕法尼亚火车站,总要尽力记着是乘坐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列车北上纽黑文市,还是南下华盛顿。这种情况持续了数月。想到我即将从拟任首席经济学家转为首席经济学家,不免有些惶恐。我们有太多的棘手问题需要解决,但我真的希望我的经验和微薄努力能对世行完成其使命作出贡献。

“指数级变化”一词可能被滥用了,但在当下,被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的很多方面都在变化之中,并且以比史上更快的速度被重塑。当前,国家间空前相互依存,这种情况部分与《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指出的技术创新的影响有关。

目前,我们已着手编制下一年度《世界发展报告》。我对该报告的展望是,它将反映时代特点,因其将对不断变化的全球化格局所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我们的切入点正是这一全新程度的国家间相互依存。当今世界持续互联互通,但如今的国际贸易根本不同于三十年前《世界发展报告:工业化与对外贸易》编写时的国际贸易,不论是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是如此。
 
关税降低以及生产、通信和交通运输技术的长足发展促成了全球价值链的兴起和扩大。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本世纪头十年,全球贸易增速两倍于收入增速。这催生了当前的局面:生产分散并分布于多个地方,每个地方生产的零部件被运向全球各地——通常涉及多次过境。

《2020年世界发展报告》的目标是了解全球价值链在一些领域和地区形成而其它领域和地区被排除在全球价值链之外的原因。该报告将阐释全球价值链将如何影响经济增长、不平等以及贫困,也将考虑新技术和贸易政策对形成鼓励在距本地更近的地方开展生产的机制所起的作用,还将探讨国家政策怎样才能促进可持续发展以及国际贸易合作和其它政策是否能够支持包容性增长。

当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工厂都加入了国际生产网络。这一事实带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也引发了诸多挑战。竞争很激烈。东亚及中欧和东欧国家、墨西哥以及中美洲部分国家日益融入了全球价值链。然而,很多非洲、南美洲和中东国家以及南亚部分国家作出的贡献仍微乎其微。

全球价值链只有依靠技能型工人、技术以及物流才能平稳运行,这强化了发展中和发达经济体迈向技能溢价的趋势。企业正在拟定利用数字技术的更先进方法,也在把很多工艺流程从以往的劳动密集型流程转向计算机辅助流程。发展中国家的部分出口集中在其贸易伙伴国正在经历快速自动化的行业,这提升了劳动力市场中断的风险。

我希望本文能助您大致了解我们正在研究的主题及其如何依托本年度《世界发展报告》和《2018年世界发展报告:学习以兑现教育的承诺》中的分析结果。世行分析工作的深度为其产生巨大全球性影响提供了支撑,而确保我们今后持续产生这一影响是我为之自豪的职责。我谨盼面见各位并同各位开展合作。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