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帮助脆弱国家的五个步骤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稳定与脆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马里就是一个好例子。

不久前,马里还被当成是西非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之一。二十年来,经过军人统治后的过渡期和一届又一届民选政府,马里获得了发展成功典范的声誉。

去年3月,正当这个国家筹备新一轮的民主选举之际,一场政变将其拖入危机。

经过冲突后的重建谈何容易。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从非洲到大洋洲比比皆是,对发展构成严峻的挑战。预计世界上的脆弱国家中只有10%有望按照千年发展目标规定的时限到2015年实现将贫困和饥饿降低一半的目标。

此事关系重大。世界上有四分之一的人——超过15亿人口——生活在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环境或国家,暴力犯罪十分严重。

同时,据估计到2015年世界上处于每天1.25美元贫困线下的人口将会有一半在脆弱国家。显而易见,如果不加大在这些国家的工作力度,我们终结贫困和促进繁荣的目标就无法实现。

我们需要改变我们与脆弱和受冲突影响国家的接触方式。这来自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是我们从非洲和亚太脆弱国家的创新型联盟——所谓g7+集团对“新政”的呼吁中听到的信息。

那么需要做些什么呢?

首先是要搞清楚脆弱与冲突的起因。冲突是围绕矿产财富、越来越少的自然资源还是对国家权力的滥用?还是仅仅由于一个国家国民的多样性?

每一种情况都是独一无二的。在每一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把点点滴滴串联起来”——分享行之有效的方法、分享我们自己和他人吸取的经验。我们设在内罗毕和华盛顿的“冲突、安全与发展全球中心”也在探索加强与联合国及其他机构的合作方式以及与全球各地致力于解决脆弱性问题的团体的联系。

第二是要提供更快、更灵活和及时的援助。世界银行集团正加紧援助脆弱国家,通过我们面向最贫困国家的国际开发协会,通过世行致力于私营部门发展的国际金融公司,也通过我们的政治风险担保窗口多边投资担保机构。世行正在重新评估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力争做到更加灵活。我们必须重视速度,减少官僚主义。我们要确保各国获得高质量的支持。

就马里而言,目前军事行动已接近尾声,我们正在筹备新的项目来帮助恢复针对北方地区贫困弱势社区的卫生、教育和社会保障服务。世行员工也在萨赫勒地区准备新的区域战略以期帮助指导针对马里短期和长期需求的关键回应。

第三是我们必须要快见成效。虽然我们需要立足于长期,但早见成效可以有助于在制度建设方面赢得公众信任。

第四是要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帮助打破贫困与暴力的恶性循环。在科特迪瓦,前战斗人员告诉我,他们欢迎有机会参加就业培训和远离冲突,但他们也为那些没有参加培训的朋友担心。

归根结底,创造就业需要依靠一个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在缅甸,70%的人口没有通电,世界银行集团目前正在与政府一起制定一项计划联合私营部门增加120兆瓦的电力,足以解决500万人口的电力需求。中小企业也需要获得创造就业所需要的资金。

第五是要推动协调一致而不是各自为政的发展援助。我曾见过各援助机构用心良苦但各自为政使一个刚刚摆脱战乱的国家不堪重负。我们也需要在各国国内加强合作,帮助建立促进变革的包容性联盟,同时确保让女性处于核心地位。

我们面临的挑战发人深省,但我很乐观。我们知道没有速效药。我们的任务是搞清楚冲突的起因;在重点项目上行动迅速灵活机动;力求早见成效;帮助协调参与发展参与的各方。脆弱国家能够摆脱脆弱境地,不能把他们看成无可救药了。我们有很多工作在等着我们,但我们也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现在,我们需要加强我们的努力,帮助这些国家。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