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我设定了目标,但没实现,不过仍在设定目标

Jim Yong Kim's picture



我个人深信设定远大目标可以激励社区和国家就重大事项采取行动。2003年,我在世界卫生组织时,我们制定了“3 x 5”目标,承诺在2005年底前向发展中国家300万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提供治疗服务

当时,发展中国家仅有几十万人获得了救命性治疗服务。我们宣布该目标时,全球医疗卫生界仍在就在穷国开展艾滋病治疗是否有可能这一话题进行争论。一些人将该目标称为不可能实现且会给人们带去不实希望的梦想。

对此,我回应说,谁也没说过治疗300万人是一件易事,但我们需要一项可衡量且具有时限性的目标来从根本上转变我们对发展中国家艾滋病挑战的思维方式。该目标帮助我们转变了工作方式——我们就我们是否应执行该目标的争论少了,并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实现该目标之上。

世界卫生组织开始发布半年度报告,介绍各国完成该目标的进展情况。该目标催生了大量行动:在其宣布后的头六个月,56个国家要求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技术援助,以便其迅速加大艾滋病治疗和关爱力度;12个国家制定了到2005年底至少向50%需要治疗的患者提供治疗服务的目标。

在目标宣布后的第一年,进展很慢,大大慢于我之前的预计。不过,很明确的一点是,美国政府(通过其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其它主要捐赠方和受影响国家(通过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的帮助,越来越多的患者得到了治疗。

2005年初,还有一点也很明确,即我们将完成招募300万人参与治疗的目标。那么,我们是如何应对的呢?

我明确指出,最好的方式承认很明显的事实,那就是我们失败了。快到2005年底时,我对记者们说,我们将不能实现目标,相关责任由我个人承担。记者们问道,我是否辜负了急需治疗才能存活的数以百万计人,他们中大部分来自非洲。

我承认这是事实。但同时我也表示,另一点也是事实,即世界卫生组织在给很多人带去希望方面发挥了作用,其也明确指出,相关帮助很快就可得到,穷国患者与其它国家患者一样可以获得同样多的艾滋病治疗药物,全球领导人应继续推动实现我们的目标,即便其实现晚于预期。

全世界最终于2007年底实现了300人获得治疗的目标。提高治疗覆盖率并超额完成目标大约花了四年时间,而不是当初确定的两年半时间。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3 x 5”目标不可能实现。结果证明他们是对的,但令我高兴的是,我们制定了这一目标。

我们采取了何种替代方案呢?每一分钟,全世界都有人因艾滋病而面临死亡威胁,因为他们仅仅因贫困而未获得药物。制定一项难以实现的目标迫使我们寻找向贫困人口提供药物的创新性方案,建立可节约成本的采购体系,把治疗服务从城市向农村社区延伸。

此后,获得治疗的人数快速增加。如今,全世界1000多万人获得了艾滋病治疗。



因此,失败并未给我留下遗憾,因为我尽力了。我将继续推动全世界制定具体目标(譬如到2030年终结极端贫困。该目标由世界银行集团理事会于去年制定,是世界银行集团诸多目标之一)。我认为制定目标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成功(即便我们未能实现目标),因为这样做可以迫使我们提出难以回答但至关重要的问题。不管其实现难度有多大,执行该目标是否是应当做的一件正确之事?如果是,我们作为一家机构是否有能力实现该目标?我们需要采取哪些不同方式来实现该目标?

世界银行集团对代表188个国家的理事表示感谢,因为他们制定了一项迫使我们提出并开始回答上述问题的目标。

图片提供: Cliff James

本篇博客首次发表于LinkedIn Influencers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