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如果回到22岁,我就会旅行,亲眼看看人们如何生活

Jim Yong Kim'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本文系具有影响力人士分享其年轻时经历或故事的系列文章中的一篇。点击此处,查看所有故事(en)

年满22岁时,我有些困惑。当时,我刚考入哈弗大学医学院不久,在此就读才两个月,但已从布朗大学的本科环境进入每晚记忆课本中解剖学知识的环境。在布朗大学就读期间,我加入了一个构成多样化的同学小组,成为其中的一名活跃分子。这一转变似乎确实令人失落。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中,我遇见了多名活跃分子,其中包括保罗•法玛尔(Paul Farmer)。我与保罗共同创办了卫生领域伙伴机构,这给我打开了许多新机遇之门。几年后,我开始修学人类学博士课程。这两次经历均把我在医学院学到的知识与我真正的激情连成了一体。

我22岁时,一件事自然会引发另一件事。即便如此,我真希望那时我知道现在我更明白的一点,那就是我应该为未来做好准备。我希望我年轻时有人能够告诉我以下三条建议:

第一,开始培养你的领导技能。

你即便再年轻,也可以考虑作为领导人所应扮演的角色。领导能力固然有其“天生”的方面,比如超凡魅力、情商以及有远见的思考能力,但没有哪一种技能自身足以应对领导岗位上最复杂且最具实质性的挑战。

领导能力并非指担任某个大机构的领导,而是指使团队能够更有效、更高效地工作。不论你从事何种职业,更强的领导技能都会给你带来帮助。

请从现在开始就努力兑现一个终生承诺,即虚心倾听同事的意见和建议,制定一项计划以完善对实现你既定目标有影响的措施。如果有某件事情可以使你获得真正的反馈意见,那现在就开始做吧。

领导学领域的从业人员和学者基本都认同全方位(360度)反馈的重要性,但不要把这种反馈方式仅仅视为一种方式。这种反馈方式所包含的真正技能在于公开、虚心、切实倾听其他人对你的评价。

第二,弄清别人如何生活。

你应该开始了解各收入阶层人群及其所处的世界。接近30岁时,我开始先后在贫困或弱势社区、海地中部高原地区、利马北部的一个棚户区小镇以及塞尔维亚几座监狱中工作,这给我带来了非凡的体验。

在海地的许多村庄,村民们几乎一无所有;很多村民为文盲,其接受教育或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很少,更不必说找到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了。但是,他们有着惊人的智慧,低估他们将是无知之举。

我如今仍记得我同事保罗•法玛尔的一名女性病人。她来自海地Cange村,在伏都教影响下对巫师的威力深信不疑。她曾因咳嗽得很厉害而找巫师帮忙,但我们后来诊断她罹患了结核病。除接受巫师治疗外,她每天都会来到我们的诊所,复用治疗并治愈结核病所需的混合药物。一天,保罗问她,“你既然相信巫术,为什么又每天都到我们这儿来呢?”

她把双手放在嘴边,说道,“宝贝儿,难道您不能治疗复杂病症吗?”

因此,要具备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也要倾听穷人的心声,因为他们的志向与其他人一样高远。我们每个人都将直面使得当今世界更具包容性和公正性这一艰巨任务。

第三,认识到冥想或可使你神清智明或有助于你提高效率、增强同情心的其它方法的好处。

一旦你认识到冥想的好处,你就会有更大动力去了解其它静心方法,比如瑜伽或其它修身养性方法。这些方法会给你带来很大帮助。

科学家们已发现,长期冥想可带来身体上的变化,比如大脑注意力和感知功能的变化。即便是短暂冥想,也可以改善情绪,提升视觉空间能力、工作记忆力以及执行能力,还可以缓解疲劳和焦虑情绪。

不管你今年22岁、32岁或42岁,还是已达我的岁数—54岁,我相信从上述三点得到的经验教训将会使你终生受益。

图片:金墉与父亲杰克在秘鲁

(本篇博客首次发表于Linkedin)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