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金墉与考什克•巴苏讨论如何弯曲贫困的弧线

Donna Barne'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Français

终结贫困需要做些什么?全球观众有机会通过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与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之间的一场活泼生动、内容广泛的讨论,深入了解世界银行集团终结长期绝对贫困的计划。

在用阿文、英文、法文和西文在线直播并通过Twitter 用 #wblive and #ittakes转播的“弯曲贫困的弧线”对话中,金墉博士说,虽然终结贫困一直是世界银行的目标,但最近几十年来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增长和贫困下降,使得现在成为一个适当的时机可以 “让它发生,而且我们要在一代人时间里做到这一点”。

根据世行《贫困状况:哪里有贫困,哪里最贫困?》报告,2010年处于日均1.25美元贫困线下的贫困人口人数(12亿人)比30年前(19亿人)有所减少,尽管发展中国家的总人口增加了59%。然而,气候变化和其他因素可能对这一进步构成潜在威胁。

金墉博士说:“我认为我们有一种非常明确的共识:如果我们无所作为,减贫步伐就会开始放慢。所以这个系列的标题“弯曲贫困的弧线”确实是我们努力去做的:当弧线开始变平时,原因是很多容易够得着的果实都已摘光了,我们希望把弧线弯曲回去,使它继续往下走,这就是我们全部的想法。”

在4月2日的讲话中,他提出了到2030年要实现的两大目标:将每天生活费1.25美元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比例(目前为12亿人,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降低到3%以下:为各国底层的40%人口实现“共享繁荣”,这个目标包括加快增长、进一步促进人类发展、减少不平等现象、让这一部分人口获得更多的能源和其他服务。

巴苏说:“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30年达到将贫困线下的人口比例降到世界人口的3%以下是一项艰难的任务,但这也是我们要做的事。”

这项计划要求国际社会向“贫困和相对贫困人口伸出援手,不管他们在哪里。我们要想在最贫困的国家发挥有效作用,也需要更好地介入比较富裕的国家,这个共享繁荣的理念引导我们勇往直前。”

长达一个小时的对话由路透社记者Lesley Wroughton主持,涵盖的内容包括全世界的收入不平等、性别平等、气候变化、脆弱与受冲突影响国家面临的特殊问题、基础设施的必要性和可持续发展。

金墉博士说,设定明确目标会加强紧迫感,改变世行集团和其他机构对待发展的方式。他说:“在我们工作的每个国家,我们要求我们的团队明确他们在那个国家的工作与这两大目标是一致的。”他说,这两大目标经过了“深入审查”,拥有世行集团成员国的坚决支持。

然而,终结贫困所需要的资金规模远远超过官方发展援助所能提供的数额。印度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资金差额就多达1万亿美元。“除非我们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帮助我们向前推进的资源,否则我们就无法达到目标,”也包括私营部门的参与和其他形式的融资。

金墉博士说,国家往往知道他们必须做些什么来提升人类发展的成效与服务,比如教育,但他们却不能交付成果。

“我无法告诉你们我有多少次听到这样的话:我们有很好的想法,你们给了我们很好的想法,我们也有一些资金,可是我们就是无法实现。我们希望成为真正能够帮助国家实现想法的机构。”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