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全民医疗覆盖的理由

Donna Barne's picture

UN Secretary-General Ban Ki-moon, World Bank Group President Jim Yong Kim, and Nigerian Finance Minister Ngozi Okonjo-Iweala at the Toward 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by 2030 forum. © Simone D. McCourtie/World Bank

在全世界都在努力提供医疗服务之际,像缅甸、尼日利亚、秘鲁、塞内加尔、肯尼亚、南非、以及菲律宾那样在该方面差异很大的国家,也开始热切关注普及医疗卫生服务的观念。这个不断加强的势头正是一个旨在探讨全民医疗覆盖的理由和实现这个目标所需要采取的步骤的高级别春季会议活动的主题。

已经有大约70个政府向联合国提出了请求,希望帮助他们实现全民医疗覆盖的目标,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他在由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共同主办的、由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陈冯富珍主持的题为“迈向2030年全民医疗覆盖”的会议上发了言。

“我们可以庆祝这样一个事实,即瑞典所有的母亲都能在分娩后存活下来,”潘基文说。“然而,在南苏丹,七个孕妇中就有一个不能活着看到她们的婴儿。解决这个不平等问题是健康和人权问题,……。要获得健康,我们就必须采取预防行动。全民医疗覆盖的概念可以成为一项重要的催化剂。”

潘基文是由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庸、哈佛大学校长EmeritusLawrence H. Summers、尼日利亚财政部长Ngozi Okonjo-Iweala、以及前纽约市长及现任联合国城市和气候特使Michael Bloomberg等组成的一个专家组的成员之一。

“财政部长们应该听从这个劝告,因为其理由可能深植于经济之中,”柳叶刀健康投资委员会(Lancet Commission on Investing in Health)成员Summers说。

该委员会的报告展示了一项在全球实现全民医疗覆盖的战略。Summers认为,这项战略所需要的成本大约为能从目前到2035年之间的经济增长中获得的额外收入的1%。“我们的估计值表明,在低收入国家,这项投资的回报……为20 比1,在中等收入国家为9比1,”Summers说。

“这有可能是人类在生产率投资方面的一个最重要的领域,”他补充道。“必须认识到其中的利益。”

金庸说,“我们不能停止关注 ”医疗卫生方面的千年发展目标,但在2015年该目标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后,还会有许多未竟的工作。发展领域也在发生变化,他说。虽然大约有一半的低收入国家有望在2030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但像糖尿病那样的慢性病的发生率却在不断上升。

“我们需要制订一个大胆的2030年医疗卫生目标,使其包括我们所期望的健康结果和我们实现这个目标的途径,”金庸说。“我们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实现我们所有的人所期望的健康结果的最公平和可持续的方法,就是通过普及医疗卫生服务。”

Okonjo-Iweala说,像她自己那样的发展中国家的财政部长们,是懂得全民医疗覆盖的经济理由的。她说:“问题是,我们怎样资助这项事业?”她注意到,财政部长们不得不在竞争性的优先重点中取得平衡,如教育和卫生,二者都被看作是有关一个国家未来的重要投资领域。

Bloomberg说,政策可以带来变化,但支出并不一定能改善结果。

“有很多证据表明我们浪费资金,”他说。美国在医疗卫生方面的花费大约为每年人均7,500美元,而西欧则是每年人均3,300美元,但欧洲的预期寿命更高。另外,公共场所禁烟和提高烟税对纽约的吸烟人群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他说。“我们知道要做什么。我们需要来自上层的领导作用。这就是政府能够提供的东西,”他说。

这项以阿拉伯语、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网络直播的、并随后通过Twitter#UHC2030在线直播、持续了半天的活动,还讨论了有效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医疗服务所需要的投资类型的问题。

相关链接:
重播活动
金墉行长讲话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