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没有粮食,就没有和平”

José Cuesta's picture
一直以来,人们围绕2007年国际粮食价格飙升引发的“粮食暴动”进行了大量讨论。鉴于许多暴动事件导致了大量人员伤亡,这一关注完全合情合理。如果全世界粮食价格继续居高不下且变化无常,我们很有可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遭遇更多的粮食暴动。在不可预测的天气事件不断增加、引发恐慌的贸易干预措施成为面临诸多棘手问题和压力的政府相对容易采用的方案以及粮食相关人道主义灾难继续发生等情况下,我们不能指望粮食暴动自行消失。

在当今世界,粮食价格带来的冲击屡次导致了自发性社会和政治动荡,在城市尤为如此。不过,并非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自发的。例如,对土地和水资源的长期且日益激烈的争夺也可以导致骚乱。如果加上贫困和广泛且巨大的差距、业已存在的不满情绪、社会安全网缺乏等因素,我们最终会面临与粮食不安全和冲突密切相关的乱局。此类暴力事件不胜枚举:据今年五月刊《粮食价格观察》介绍,此类事件见诸于阿根廷、喀麦隆、巴基斯坦、索马里、苏丹和突尼斯等国。

我们怎样做才能预防粮食暴动?

回答这一问题的难度很大。

首先,尽管“粮食暴动”一词被广泛使用,但人们对其含义的理解相当缺乏。目前,对该词并没有统一定义:一些表述给出的定义过于局限(例如,“粮食暴动”仅包括导致人员死亡的事件),另一些表述又过于宽泛(甚至包括和平游行)。缺乏对暴动事件的统一或共时性界定,只会使得人们更加难以弄清哪些是暴动事件共同的推动因素,哪些是特定情况因素。

此外,即便是严谨的实证分析也未能就以下内容给出有说服力的论述:粮食价格以及更宽泛的商品和自然资源价格,对不同类型的冲突具有影响。(五月刊《粮食价格观察》提到了阐述粮食价格与冲突的最具相关性的一些文献)。至少从粮食价格角度看,确凿实证缺乏的原因可能是相关分析文章分析了错误的线索,即国际粮食价格而非国内粮食价格。分析国内价格本身也存在问题,其中主要问题在于无法分清分析结果是否是根据粮食价格对暴动的影响还是暴动对价格的影响得出的,但忽视国内价格对国内粮食暴动所起的作用,会给现有实证资料留下很大的缺口。

那么,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

我们首先要谨慎地避免就我们并不完全了解的某个难题提出解决方案。很重要的第一步是妥善给出“粮食暴动”的定义。在五月刊《粮食价格观察》中,我们提出了一个可在公共政策领域、媒体和学术界通用的新定义:粮食暴动是指因粮食可获得性、可及性或可支付性缺乏并有可能由其它诱发不满情绪的因素引发的导致局面失控、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坏或损失且经国际和国内媒体报道的暴力性集体骚扰事件。
 
尽管界定暴力以及单个事件归咎于粮食和其它因素的程度存在诸多困难(即主观性),但这一定义帮助我们识别并监测了37个国家爆发的51个暴动事件。下图给出了对洪都拉斯和苏丹两个特例监测的结果。



我们也要跳出冲突会导致粮食不安全(最终导致饥荒)这一简单思维,转向思考粮食不安全特别是粮食价格冲击对动荡和冲突的贡献。遗憾的是,这一点几乎不是新闻。诺贝尔奖得主、绿色革命之父Norman Borlaug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不能把世界和平构筑在空肚子和人类苦难之上。”让我们铭记这一警句,让它伴随着我们努力构建粮食更安全、繁荣、和平的世界。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