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经济趋同之我见

Homi Khara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The city of Tianjin《经济学人》杂志最近刊登了一篇题为《经济趋同:逆势回归》的文章。文章认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收入水平迅速趋同乃一种失常现象。文章给出的数据表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人均收入差距于2008年左右达到最大值,此后稳步缩小。如不算上中国,则这一差距更小。

那么,我们是否应该草草下结论认为经济趋同是一种已经过时的趋势呢?我认为,下这一结论为时过早,因为经济趋同仍是当代的一大特征。结论的不同并非由不同数据导致的,因为两种结论均依据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系列《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的人均GDP(以购买力平价计算)数据以及该组织对2019年之前的预测数据,而是由不同的经济趋同分析方法导致的。

《经济学人》文章把所有发展中国家视为一个集合体和一个相关的经济趋同单位,在此基础上对发展中国家加以分析。但这样做基本上只能对少数几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加以分析。巴西、中国、印度、印尼、墨西哥、俄罗斯和土耳其等七个发展中大国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测的153个发展中国家GDP总量的三分之二。七国中,只有两国被列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四国被列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俄罗斯被列为高收入国家。这样做的意义在于:人们应该可以预见到,随着国家富裕程度提升,经济趋同速度会放缓。因此,采用人均GDP这一总指标,赋予少数几个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压倒性权重,会导致分析结果偏低。

需要指出的另一点是,各国均有其影响经济增长的特有问题,在短期内尤为如此。摩根士丹利公司把巴西、印度、印尼和土耳其列入了有可能“脆弱五国”俱乐部。该俱乐部有可能随着非常规性货币政策松动受到全球资本市场紧张情绪和风险规避行动影响。不过,这些影响应能在中长期内消失,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2019年之前各国经济增长情况预测中预计,经济趋同速度会出现反弹。这一预计可能表明,这些国家当前相当乏力的经济增长而非其长期增长潜力已被视为失常现象。

另一种经济趋同分析方法是对单个国家经历的情况进行分析。下图1给出了本十年和此前三十年所有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表现,并按这一表现把它们分为三类:表现差国家(某十年中遭遇人均收入下滑的国家)、表现居中国家(年人均收入增长率介于0-3.5%之间的国家)、表现优异国家(年人均收入增长率超过3.5%的国家)。
 



从图中可以看出,各国分布情况显而易见。几乎所有发达国家仍保留在表现居中国家组别,其年人均收入介于0-3.5%之间。其中,四国四十年来将首次在本十年中出现收入负增长,仅有两国属于表现优异组别,其收入预计将经历高速增长(超3.5%)。

对照而言,仅有九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可能在本十年中经历收入负增长,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有52个国家经历了收入下滑。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经历0-3.5%的收入增长,但其中50个左右国家预计将经历超3.5%的收入增长,增幅与本世纪头十年持平,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三倍多。

让我们考虑一下经济趋同真正意味着什么:发展中国家面临大大快于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机遇。看来许多国家(图中增长表现优异的国家)将能够利用这一机遇;一些国家将由于政策不当而遭遇增长停滞——我和我的同事Indermit Gill将之称为“中等收入陷阱”;少数国家(好在其数量为史上最少)将遭受冲突和自然灾害困扰,根本不会增长。

我对上述数据的理解是,对许多国家而言,迅速趋同正在发生,也是好事一件;对能够利用经济趋同推动力的国家而言,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经济趋同正在丧失推动力;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而言,长期(十年)增长前景正在改善,而非在恶化。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占全球GDP总量的半数以上,其占世界市场的份额每年仍将增长0.7%左右。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