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2017年世界无烟日:为何事关重大?

Patricio V. Marquez'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食糖、朗姆酒和烟草这三种商品绝非生活必需品,但却是……人们几乎普遍消费的物品,因此绝对是合适的征税对象。”
-    亚当·史密斯,《国家财富的性质和原因之探究》(1776

2017年世界无烟日聚焦于烟草消费、烟草控制和可持续发展三者之间的联系。这是否意味着烟草消费不仅仅是公共卫生问题?根据过去五十年来积累的强有力科学证据和世界各国的经验,答案绝对是肯定的。请允许我对此作进一步阐释。

尽管烟草产品是市场上销售的合法商品,但其消费特别是吸烟相当致瘾、有毒且致命。尼古丁(烟草中所含的一种化学物质)、焦油(烟草不完全燃烧产生的一种颗粒物)以及一氧化碳(烟草不完全燃烧产生的一种无色、无臭味的气体)可激活多条生物通道,吸入体内的烟经过这些通道后,可增大人体几乎所有器官患病的风险。世界卫生组织本周 发布了令人震惊的新数据——全世界每年有700万人死于吸烟和其它形式的烟草消费,大大高于本世纪之交的400万人。成年后早期开始吸烟且不戒烟的吸烟者面临的死亡风险是不吸烟者的两倍多,因此会短寿至少十年。

如果说全球发展的宗旨在于提高各国国内及全世界人均寿命,则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清楚地认识到,烟草消费导致的身体不健康、早亡和残疾是实现民众健康、受教育、繁荣发展、积极参与社会生活以及幸福这一目标面临的主要障碍。吸烟也会伤及经济发展,因为吸烟每年导致的经济损失总额估计超过了1.4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8%

那么,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加强全球应对这一发展挑战的努力呢?

今年的世界无烟日为世界各国政府和社会各界重申在现有努力和成就基础上实施以控烟行动为优先重点的战略和计划提供了契机。2005年以来,各项旨在降低烟草需求的措施的加快实施,推动降低了126个国家的吸烟率,使之从2005年的24.7%降至2015年的22.1%。这些措施包括旨在防止人们暴露于公共场所吸烟所致烟雾之下和禁止误导性香烟包装和标注的规定、烟草价格和烟草税上调措施以及旨在提升公众控烟意识的措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罗列了这些措施。尽管这些措施要得到全面实施,但烟草征税要引起各国进一步重视且付出更大努力,引起实施进度滞后。纵观全球,香烟价格仍太低,无法遏制香烟消费。只有33个国家征收了香烟税,其占每包香烟零售价格的75%以上——建议采用这一税率来遏制香烟消费。

由于价格对控制吸烟可起到重要作用,香烟税对提高香烟价格也可起到重要作用,因此提高烟草产品税率是降低烟草消费的最经济有效的措施之一,在吸烟者对价格更为敏感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尤为如此。鉴于烟草产品的致瘾性,除了关注香烟消费量之外,我们还要特别重视价格对人群特别是儿童和青少年开始吸烟、对戒烟尝试以及对吸烟人群的影响。

在重新成倍加大烟草税征收力度过程中,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提高烟草税(烟草价格也随之提高)和降低烟草消费所产生的正面影响,大大超出了诸如医疗支出降低等直接医疗卫生效益和诸如生产率提高等间接效益的范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发布的报告指出,“在很多国家,提高烟草税可取得‘双赢’结果:增加财政收入、改善民众健康状况……。当然,更重视健康目标的国家可进一步提高烟草税税率,使之超出财政收入最大化点位。”

国别经验提供的有力证据显示,提高烟草税有助于加快国内资源调动进程,这符合2015年《发展融资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中确立的目标。提高烟草税很重要,因为增加一国税基对增强政府财力以资助医疗卫生全覆盖、教育、安全供水和基本环境卫生以及道路安全等重点投资项目和计划至关重要,还有助于各国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在今年的世界无烟日到来之际,世界银行集团全体工作人员也应重申“切实行动起来而非只说不做”的承诺,帮助有关国家控制烟草消费对发展构成的威胁。1999年颁布的《业务导则4.76》明确规定,世界银行集团不得直接向烟草生产、加工或销售活动提供贷款,不得向此类活动的投资提供赠款,也不得为烟草生产、加工或销售企业提供投资、贷款或信贷担保。世界银行集团的政策咨询服务和技术援助支持提高烟草税,使民众免遭健康风险,筹集更多财政收入。

为推进烟草控制议程,我们应该在以下认知指导下开展工作:对烟草征税不仅利好公众健康,而且也是帮助有关国家取得经济增长和发展以造福全体民众所不可或缺的一项基本政策措施。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