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工作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Jim Yong Kim's picture

您是否在思忖您自己在职业生涯中享有的好运和良机会否传递给您的子孙?在全球经济强劲增长的时期,说我们工作的未来面临存在性危机似乎有悖常理。但是,创新速度正在加快,因此未来(几个月或几年后)的工作岗位将要求劳动者具备特定、复杂的技能。人力资本将成为更为宝贵的资源。  
 
简言之,不断变化的工作性质以及如何最有效地帮助人们为未来工作岗位做好准备,是各国面临的最严峻挑战。正因为如此,这两点成为了今年《世界发展报告》的主题。
 
由于工作的未来关乎所有人,因此我们决定史无前例地提升该报告的透明度。世界银行1978年发布首份《世界发展报告》以来,将该报告完全公开尚属首次。每周五下午,该报告的最新稿均会被上传至世界银行网站,这样任何能够上网的人都有机会查阅报告文本并同作者团队交流。我不能保证该报告一周后不会有改动,因此我鼓励您持续查阅报告文本,因为我们会不断对其进行修订。
 
对于新读者,我谨在此谈谈我对本报告内容的几点认知,我希望它们能够助您思考工作的未来:

第一,尽管技术引发的迫在眉睫、广泛蔓延的失业威胁还未兑现,但工作岗位正在让位给自动化,而且这一趋势还将继续。不过,技术也会创造新机会,还会不断提高全球生活水平。当今世界的互联互通性更强,人们的抱负在增加,迥异的心声更有可能为他人所倾听。
 
第二,工作所需的技能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新工作岗位将要求劳动者具备特定技能,包括技术专长、问题解决技能、批判性思维技能以及坚毅、协作和换位思考等软技能。这意味着各国必须要更多、更有效地对人进行投资,以此构建人力资本。
 
对人力资本投资是确保下一代人对不断变化的工作性质做好准备的关键机制;不过,太多国家目前对某些关键领域特别是对儿童早期的投资不足,这正是塑造快速学习新技能能力的决定性阶段。如果国家不对人力资本的构建进行投资,则会把今后数代人特别是最贫困人口置于极其弱势的境地,加重已然存在的不平等程度,在人们不断增加的抱负遭遇挫折而非机会的情况下,还有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
 
第三,我们应当确保机会(如人才)在全社会得到公平、均匀的分配。我们能够确保做到这一点的主要手段之一是通过适应不断变化的工作性质的社会救助和保险体系保护民众。现行模式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已然行不通,对大多数发达国家似乎也日渐过时。
 
社会契约也关乎包容性,这意味着富人必须要缴纳其应纳税金。如果税收收入不足,政府就无法履行现有社会契约。世界各地区国家必须采取更多措施制止避税行为——用世界前二十大经济体领导人的话讲,它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唯一手段是“终结利润产生地和实际活动开展地的分离现象”。
 
随着今后数周内该报告不断完善,其中将会有更多我希望您能探寻到的信息。我确信,报告终稿在今年秋季发布后,将会对围绕工作的未来展开的讨论作出重大贡献。如您想参与讨论,请开始阅读尚在编制中的该报告


首次发布在LinkedIn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