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一项投资即可使不健康城市变得宜居,也可应对气候变化

Rachel Kyte's picture

广州的快速公交系统已经减少了交通和出行时间。Benjamin Arki/世界银行全球城市化程度越高——预计到2050年,全球城市居民比重将达70%,交通将变得更清洁、更高效、更安全。提供更好就业机会、学校和诊所服务,可为贫困人口脱贫和通往更大繁荣提供途径。
 
但正如我们所知,当前的交通状况较差——路上挤满了车辆,尾气排放严重。从这一角度看,交通也是一大威胁。交通拥堵、事故伤害和污染导致了生产力损失。交通领域对能源相关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率为20%,而且排放自2000年来年均约1.7%的速度增长,推升了气候变化推升了气候变化构成的威胁。当前,供应链效率和燃油效率低下,汽车文化日渐流行,造成了交通拥堵、生产力损失和致命性交通事故。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疾病负担》报告指出,城市空气污染因车流量大而呈现恶化趋势,每年导致约300万人死亡。同时,受污染空气中所含黑炭正在推助气候变化。
 
 

综上所述,当前的大部分交通对人和地球而言都是不健康的。

当前,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的城市为在不可持续的土地利用方式成为主流之前建立可持续的低碳公共交通系统提供了契机,也显示了建立这些系统的紧迫性。香港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其通过对私家车征税和投资建设大运量公交系统减少了车流量和排放。墨西哥城通过实行更严格的燃油法规和建设地铁系统大幅减少了城市空气污染。目前,墨西哥城市民每天3200万次出行中,超过2000万次是通过公共交通实现的。据预计,广州的绿色交通走廊、快速公交系统和5000辆左右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在其运行的头10年内每年将减排8.6万吨二氧化碳和4吨可导致呼吸道疾病的颗粒物。

上述城市均取得了我们所称的“多重效益”。我们可以将其视为地方精明选择对全球产生的效益。人们可立刻联想到拥堵缓解、医疗和交通支出降低、竞争力增强和经济增速提高等效益。

发展低碳交通的理由充分,面临的挑战在于融资,而融资正是国际社会可以发挥巨大作用并推动全世界迅速、大规模地走向可持续低碳交通之路的领域。

首先,要制定合理碳价。要减少汽油和柴油补贴,给碳设立长期合理的价格。这两项措施会更准确地反映化石燃料成本,使低排放交通成为明确选项。

其次,要使资金流动起来。发展中国家500个大城市中,仅有4%被认为在国际金融公司上具有资信,20%在国内金融市场上具有资信。世界银行低碳宜居城市动议正帮助这些城市提升信用评级,但它们仍需要从其它途径获得资金。一种方法是将交通纳入气候融资体系,这是绿色气候基金和其它参与发展和气候融资工作的所有机构面临的一大挑战。目前,清洁发展机制资助的7414个项目中,交通项目仅占31%。

再次,要在事关最为重大的领域开展工作。转变快速发展城市的交通方式,使其逐步转向安全、清洁且价格可承受的公共交通。如把温室气体减排政策和有助于实现“多重效益”最大化的更广泛行业改革结合起来,我们就有可能有力地调动公共和私营部门对交通领域进行投资。

要使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取得进展,低碳、高效、安全的交通系统不可或缺。此类交通系统是我们希望也是必须使用的。不论是从我们自身而言,还是从子孙后代而言,我们都有责任使交通走上健康发展轨道。
 

图片说明:广州的快速公交系统已经减少了交通和出行时间。Benjamin Arki/世界银行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