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了解并浅析购买力平价

Kaushik Basu'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购买力平价的一大有趣特点是,对其持有观点 之人要多于对其含义了解之人。这一点在上周得到了很好的证明。期间,设于世界银行的国际比较项目全球办公室公布了全世界2011年的最新购买力平价数据。

抛开其复杂性不论,购买力平价可用于测算一美元在不同国家可买到的东西。假设一美元在加纳能买到的东西三倍于在美国能买到的东西,则经购买力平价调整换算后,在加纳每月挣得的1000美元就相当于在美国挣得了3000美元。

购买力平价计算工作相当繁琐,不仅要收集世界各国的详细价格统计数据,还要就这些数据的相关性进行复杂的计算。这些信息的发布乃众望所归,为世界各地报刊头条和头版报道提供了素材,这一点并不足为奇。

购买力平价伴随着有趣的事实。研究发现,与上一次(2005年)购买力平价计算过程相比,世界经济地理发生了显著变化。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中国则紧随其后。2005年,印度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位列美国、中国、日本和德国之后,但到2011年,其已超越日本和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尼2005年经济总量略高于意大利的三分之一,但到2011年,这一情况基本没变。

但真正进入上周报刊头条的却是根据2011年数据推算出的初步计算结果所作的测算,因其便于主流媒体网点作快速报道。因此,《经济学人》、(英国)《金融时报》以及其它诸多报刊均报道说,如以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计算,今年中国经济总量有望超过美国。从购买力平价角度追问这种情况究竟何时会出现也很有趣。根据世界银行最近公布的预测结果,2014年美国和中国经济增长率将分别达2.8%和7.7%。如用这些数字来计算日均经济增长率并用最新的购买力平价数据来调整GDP,则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总量将于今年11月2日超过美国。但我个人尚不能确定具体日期。如您对占星术感兴趣,我可以告诉您,11月2日恰巧是中国皇帝宋徽宗(生于1802年)和美国第十一任总统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James Knox Polk,生于1795年)的生日。

尽管上述计算过程缜密且计算结果从数学角度看也成立,但要了解的一点是,在计算购买力平价时需作出多种假设,因此我们要极其谨慎地阐释相关数字和预测结果的含义。

为便于了解概念性问题,需要指出的一点是,不同国家消费的商品各不相同。因此,在比较生活成本时,我们应该选择哪些商品呢?一种简单方法是选择两国共同的商品。简单假设X国和美国(被视为其它国家计算购买力平价时所用标杆)唯一共同的商品为汉堡包,Y国和美国也是如此;再假设2005年至2011年间,美国汉堡包价格保持不变,X国价格上涨了,Y国价格则下降了,那么X国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就应该下降了,Y国就应该增长了。因此,如其它因素保持不变,则较之Y国,X国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理应增长了。

假设X国和Y国为邻国,消费100种相同商品,且X国除汉堡包之外的所有商品的价格下降,Y国价格上涨,则两国完全有理由宣布,X国的有效GDP较之Y国有所下降,因为除一种商品之外的所有商品的价格在X国下降了,在Y国则上涨了。这种情况会引发计算购买力平价的专家相互争论的问题。倘若每个国家的购买力平价均参照美国购买力平价计算且计算过程给出了一些明确数字,则用这些数字直接对部分国家进行相互比较可能就没有意义了。试图统一所有购买力平价会构成一大不可能应对的挑战。科学的严谨性可以告诉我们那些结果明显存在错误,但未必会给我们提供唯一准确的答案。这种情况就迫使我们动用判断力和直觉知识,同时也拓宽了政治和压力范畴。

为避免复杂化,我们应该简单承认购买力平价本身存在诸多固有缺陷,也应该用一点判断力来研判关于国家经济规模和国力的表述。这些缺陷和表述在第一时间给我们提供了明确提示。一国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规模大于另一国未必意味着其国力更强。如果该较大的GDP规模在很大程度上受人口规模驱动,则该国就要供养更多人口,留给其展示国力、发动战争或开展成本高昂的外交活动的空间也就更小了。

此外,如两国与第三个国家或地区开展合作,则一国货币在其国内可以买到更多东西这一事实就没有实质性意义了,因为绝大部分支出必须要在第三国发生。此种情况下,简单且未经修正的汇率最为重要。

 再者,最新的购买力平价数据对我们计算贫困率有何作用呢?目前,长期贫困人口被定义为日均生活费低于1.25美元(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数值)的人口。当然,购买力平价变化可能会影响贫困率,但在我们匆忙进行机械式计算之前,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与富裕人口相比,贫困人口所消费的商品大为不同,即便是在同一国也是如此。因此,如果多种奢侈品的价格下降,粗粮和基本商品的价格上涨,则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总量可能会增加,但对贫困人口而言,每美元实际所能买到的东西可能会减少。这一点揭示,富裕人口和贫困人口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收入很可能走向不同方向(即增加或减少)。 

由于每个国家的标准购买力平价是以其为整体计算出来的,且计算过程中重点关注人均而非贫困人口的消费水平,因为我们在用2011年购买力平价计算贫困率之前要对其进行校核。现有初步资料显示,2005年至今,食品和其它部分基本消费品的价格相对于其它物品出现了上涨。因此,依据一国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上涨这一情况,我们并不能断定其长期贫困人口有所减少。简言之,尽管购买力平价可轻易被用于修正GDP数值,但其并不能用于修正贫困率。这正是世界银行关于贫困状况的官方统计数据滞后于最新购买力平价数据发布的原因所在。有关贫困状况的统计工作正在进行,一项研究项目正在分析购买力平价数据对贫困状况统计数据的影响。

记住上述提示后,欢迎您打开电脑(前提是您之前关机了),获取最新的购买力平价数据,用其对各国进行比较,推算未来情况,推测哪国会超过哪国,预测整个世界何时将到达GDP100万亿美元这一里程碑。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