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使《新城市议程》取得成功的秘诀

Luis Triven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摄影: Lois Goh/ 世界银行

现代最常见的跨越国家、文化和信仰的情形是关于人们从农村地区转移到城市。到2030年,全世界80%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地区,追逐更好的工作、教育和医疗卫生服务这一梦想。

但是,由于飓风、地震和洪水以及气候变化等自然灾害,这一梦想通常仍有可能是个白日梦。我们这些努力帮助这些家庭寻找更美好未来的人,必须更加注重通过各种途径来支持为保护其生活及其生计所做的努力。
 
第一届联合国人居大会(人居一)召开后的40年来,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市政当局一直在证明城市不但可以具有包容性和安全性,而且还具有韧性和可持续性。但是,除非提高速度和扩大规模,否则不可能实现2016年第三届联合国人居大会(人居三) 上发布的《新城市议程》及其地区规划的目标。
 
从帮助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各国政府的角度,同时在二月份于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世界城市论坛之前,我们分享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三个关键要素:

1、多种融资来源

我们经常听说资本非常充裕。事实上,应对未来十年基础设施挑战的价格标签令人恐惧——大于所有多边发展组织、十大养老基金、十大商业保险公司和十大主权财富基金的合计资产。

解决方案是从多种来源筹集资金,如公共、多边和私营部门,包括家庭及其汇款,同时充分利用各种金融工具(例如担保),使私营部门从对《新城市议程》的投资中获得回报。世界银行集团最近启动了《城市韧性计划》,旨在将城市政府与私人资本和机构投资者联系起来。联合国人居大会正与Mercociudades携手打造拉美地区基金生态系统。

[请参阅:让我们为打造韧性城市共同努力]

2、通过各种操作定义与投资者进行更好沟通

如果您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赢得城市地铁系统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比获取一亿美元用于绘制地籍图以帮助地铁投资通过更高的物业税收入或其他土地价值捕获工具为自己买单更容易,答案是:直言不讳。

我们不是在谈论时髦的口号或代价高昂的宣传活动。目标是清晰地阐释重要的城市投资,这样潜在投资者甚至不需要访问利用其资本的城市。但是,我们目前在缺乏我们拟解决的问题所需的操作定义和解决方案情况下进行操作。

我们都知道存在一个全球“住房供求差额”。然而,我们不知道构成这种差额的究竟是什么。而且,“体面的住房”究竟是什么——总面积、房间数量、享有废物管理服务?按地区划分的成本应该是多少?

在拉美,缺乏清晰的定义留给我们许多新的住房补贴方案——这些计划从墨西哥的每套3500美元、巴西的每套7000美元到阿根廷的每套10000美元,一直上升到智利的每套26000美元,而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和阿根廷贫民窟升级改造项目的平均投资分别为每户1000美元、9000美元和13000美元。这些成本差异是调动外国援助机构和投资者提供资金的一大障碍。

[下载信息图表:韧性城市的韧性住房


3、具有复杂性和完整性而且包含渐进主义的体制

构建可持续、安全、包容、有韧性的城市没有简单、千篇一律的解决方案,因其基础设施和预算涉及众多行业、行动主体以及学科。

愿景是转型的关键。例如在拉美,各国部长已开始选择采用城市综合运营方案,即正如墨西哥的经验所示,通过在远离最终被放弃的就业中心和社交中心的地方大规模新建住房,构建社区和实现城市转型。
 
但是,执行同样必不可少,而且需要与各国国情保持一致。例如,危地马拉的人口接近智利,然而其人均GDP是智利的25%。智利可以承担的住房预算同样是危地马拉的70倍。我们可以帮助面临如此困难状况的国家的唯一方法是实施全新城市议程,改善住房状况是实现渐进式转型的清晰路线图。

[请参阅阻碍制定更合理住房政策方面的三大观念误区]

最重要的是,高效的领导必不可少。毫无疑问,预算拮据城市的市长们通过与其他级别的政府、公共实体、国际机构、私人投资者和融资人协调,可以提高成功的几率。但是,构建可持续、安全、包容、有韧性的城市也是一门艺术。

最近,在阿根廷门多萨举行的一次城市论坛上,联合国人居署前署长胡安·克罗斯警告说,“斑马是由委员会设计的骏马”。久经考验的领导者可以确保每位参会者在城市基础设施需求和预算参数范围内,朝着尽可能创作出最佳骏马的目标前进。

相关资料: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