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六大一体化走廊: “一带一路”陆上走廊沿线的连通性

Charles Kunaka'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带一路”倡议的六大陆上走廊连接着60多个国家,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这个数目还在上升。然而,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的同时,每个参与国将从中获得什么好处,仍然还有悬而未决的问题。  
一个国家怎样才能从“一带一路”中获益?项目应该如何确定优先顺序和排序?参与“一带一路”会出现什么样的机会?世界银行新研究论文探讨了这些反复出现的问题。
 
我们的分析基于探讨每个国家的经济中心在“一带一路”走廊网络沿线的地位。最终,“一带一路”倡议将改变经济中心的连接方式。生产力、竞争、市场机会以及运输和物流成本都可能受到影响。

参与国及其城市肯定都会受到“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影响。但是,受影响的程度将取决于一个国家或城市相对于其他经济中心在走廊沿线所处的位置。这种差别很重要,好比一个店面是位于死胡同还是“通衢大道”上。位于 “通衢大道”上的国家和城市可能会看到更多增值和中间贸易的机会,而位于“死胡同”里的国家只能作为末端节点。

 Connectivity in BRI Economies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甄别出地理和连通性可能通过四种方式对“一带一路”国家产生影响。 
  •  “一带一路走廊主要是加强中国与现有经济共同体之间的互联互通。在过去30年里,世界经济已形成不同的经济共同体,其中欧盟和东盟是最突出的例子。在很大程度上,中国并不是其中一些重要“围墙花园”的成员。通过我们的分析,我们认为“一带一路”走廊将连通五个共同体:以曼谷和新加坡为中心的“华人共同体”和“东南亚共同体”; “中亚和西亚社区”;“南亚”共同体或“北亚”共同体。由于各个地区的区域内连通度已经很高,因此“一带一路”走廊基本上是中国与其他共同体之间的桥梁。
  •  “一带一路走廊建设应优先考虑基础设施网络中的现有差距或薄弱环节。“一带一路”投资应优先考虑公路、铁路和信息网络最薄弱的地区。这些投资应与新的贸易协议及其他协议的谈判以及改善服务提供监管和政策框架相结合。在论文中,我们识别出可以优先发展的一些环节,特别是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以及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和缅甸经济走廊。
  •  “一带一路走廊建设应以新的合作协议来配合。边境以及各国跨境合作的能力会影响互联互通。通过谈判特定走廊沿线国家之间的新协议,可以减少边境的厚度。谈判新的贸易协议是“一带一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某些情况下比建设新的硬件基础设施更加重要。
  • 不同城市和城镇应该计划利用其位置从“一带一路 最大限度地获益。在中国,我们识别出7个城市(包头、郑州、西安、兰州、乌鲁木齐、昆明和曲靖),这些城市将成为“一带一路”网络中的核心和重要城市,对于中国如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至关重要。此外,我们还识别出其他参与国及各条走廊的沿线城市,这些城市也有良好条件从贸易路线的改善中获益。这些中心是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叶卡捷琳堡和克拉斯诺达尔(俄罗斯)、阿拉木图和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德黑兰(伊朗)、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喀布尔(阿富汗)、仰光(缅甸)、吉隆坡(马来西亚)、曼谷(泰国)、河内(越南)、新加坡(新加坡)、拉瓦尔品第、巴哈瓦尔布尔、伊斯兰堡和卡拉奇(巴基斯坦)、达卡(孟加拉国)和加尔各答(印度)。这些中心具有良好条件为“一带一路”走廊的流通产生和增加价值或发挥支点作用。其必然结果是,所有其他中心都必须采取特别措施以加强自身在新兴走廊中的作用并从中受益。这些中心不能自满,否则就不会受到“一带一路”的太多影响。 
许多低收入国家被新的基础设施投资的潜力吸引到“一带一路”项目。但是,要想最大限度地利用“一带一路”的有益影响,他们还须做更多的工作来改善贸易及其他政策。每个国家应采取的措施的范围和规模将取决于其在特定走廊以及新兴全球连通网络中的位置。有一点看来很明确,就是各国需要采取慎重行动来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的承诺。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