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目标与度量,贫困与共享

Kaushik Basu's picture

比尔·盖茨在他最近的一封年信中指出了度量的力量。他提醒我们,变化往往是逐步的;因此,除非我们有一个好的标尺,否则很难了解我们每个小的举动是否都方向正确。毫不奇怪,在技术世界里,衡量能量创造的新方法和能够测量微小距离的千分尺对于促进进步起着重要作用。盖茨强调这一点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在社会和经济事业中,制定衡量进展情况的标尺也是很重要的。

有意思的是,盖茨发表此信的时间恰值世界银行集团内部正在开展确定世行作为一个多边机构所追求的福祉目标与度量的活动。我们希望很快能将我们的衡量标尺和目标放置于公共空间。这篇博文旨在让读者们一窥其中涉及的问题,欢迎大家提出建议。

我首先奉劝各位读者,在读盖茨的信时,重要的是牢记一点:从成功人士的一生中可学的不仅仅是词句。盖茨关于度量的年信是一个重要的启示,但是我们决不能忘记他的一生充分证明了一点:专注于度量就会冒着失去一些重要的生活特色的风险,这些生活特色可能是模糊不清的,也不完全是可以度量的,但仍然是重要的。

将此铭记在心,我们早就做出决定,在制定目标与衡量尺度的同时,我们对于自己谋求实现的、为我们自身、也为与世行合作的国家(也许还包括不与世行合作的国家)的目标还要有一个“叙事性”阐述。例如,在气候变化和环境领域,如果我们只关注我们能够归于一个国家的东西并将其写入正规目标,我们就会失去许多属于我们共同利益的东西。而且虽然我们应当力求达成一个尺度和一个目标,但匆促瞄准可能会适得其反。

鉴于目标和叙事期望的重要性,对阐述和编制工作就不能掉以轻心。幸运的是,我们不用白手起家。世界银行本身的研究记录,同时福利经济学具有制定监测贫困、不平等、文盲以及社会福利其他方面的衡量尺度的悠久传统,阿马蒂亚森托尼·阿特金森塞尔日-克里斯托夫·科姆等人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

在我们的审议中,我们很清楚一点:世行的核心目标必须仍然是消除绝对贫困。一个令人羞耻的事实是,即使按照每人每天收入1.25美元如此之低的贫困线衡量,我们发现约有2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贫困中,相当于有近13亿人处于贫困线下。

目标制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标定得过于雄心勃勃,就会遇到挫折,产生不了任何影响。目标定得太容易实现,就会像萨蒂亚吉特•雷伊的动画片“Mahapurush”中的大师一样,每天早晨带着他的一帮轻信的弟子盯着东方的地平线,看他 “命令”太阳升起。

追求重全球重大目标和千年发展目标,需要在统计数据收集和分析方面做出巨大努力。世行的公开数据政策和与盖茨基金会及其他机构的合作令我备受鼓舞,我们共同努力不断提升人类、经济和社会发展范畴的统计能力。我们目前正在致力于组织统计信息和制定一个合理的目标日期,届时处于贫困线下的人口比例将会降低到接近于零。我们希望不久即宣布这个目标,此后的任务将是同联合国以及各国政府一起制定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政策。

抗击绝对贫困的斗争获得了相当普遍的支持(即使我们可能对其准确的衡量标尺存在争议)。可能会引起质疑的是对“共享繁荣”的追求,世界银行集团正在考虑将作为消除贫困的补充目标。消除贫困听起来好听但遥远,而共享繁荣侵犯到我们自家的后院。毫不奇怪,在有些方面有一种倾向将共享与名声扫地的政治制度相提并论。这是一种挫败X的标准手法:发现Y普遍名声不好,于是就大肆宣传将X和Y等同起来。在“共享”的事情上,这是一个自私、有意或无意的阴谋。我很高兴世行集团可能准备给早先的消除贫困的目标增加一个促进“共享繁荣”的新目标。

在将其转化为一个正规衡量尺度时,我们希望严肃对待“共享”和“繁荣”这两个词。促进繁荣意味着增长,把蛋糕做大。我相信这是一个值得的目标,会在富有、贫困和中等收入国家中引起共鸣,无视这种普遍愿望是愚蠢的。“共享”意味着包容,吸收弱势群体参与进来,而不是将其抛弃而任其边缘化。使这个目标正规化的一种自然的途径是促进各国弱势群体、比如最贫困的40%的人口实现人均收入快速增长。这是形成包容性增长理念的一种自然的途径。

甘地曾经奉劝那些面临两难的人们:“回想一下那些你所见过的最贫困、最弱势的人的面孔,然后扪心自问你打算采取的步骤是否会对他们有用。”在制定衡量共享繁荣的标尺时,我们希望融入让弱势群体进入主流的观念,这就需要与那些没有那么幸运、还有那些尚未出生的人们共享。在不出现神奇的技术突破的情况下,环境是否还能支撑像中国、印度、印尼和巴西等国的大量人口上升到发达国家的消费水平,对于这一点我们不清楚。因此,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经济增长、技术创新、环境保护,但同时也需要共享,这是不可回避的。

我们不能消费、透支和耗尽全球的资源,而不顾一个事实,即,地球上还有人在苟延残喘,而在我们离去后很久还会有其他人来到地球上生活。这种担忧概括在跨时空共享繁荣的观念里,这就使我们必须直面气候变化、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等问题,这就将对尚无机会表达其担忧的子孙后代负责的重任放在我们肩上。

共享繁荣必须成为世行的一项指导原则,指导我们研究和积极促进包容性增长、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共享繁荣只是一项组织原则,但它可以通过完善、辩论和讨论,成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念,指导政策制定,建立一个更加繁荣且公平、公正的、更加美好的世界。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