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公海

我们为何必须要拯救海洋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其他文种: English

世界上几乎没有其它一个地方要比南非的开普敦更适合聚焦于海洋问题了。背靠景色秀丽的十二门徒山脉,仅有一条窄窄的街道将我们与环抱城市的大西洋海岸线隔开。3月20日,我出席了全球海洋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该委员会是新成立的一个独立工作组,成员包括世界各国和国际机构的领导人,其宗旨是寻找各种办法保护公海。

南非国家计划部部长特雷弗·曼纽尔邀请我加入该委员会时,我欣然应允。身为印尼公民,我深知海洋所处的困境与价值。就世行而言,我们一直参与建立并发展全球海洋伙伴合作机制(GPO),这是一个由125个团体组成的联盟,其宗旨是为提升海洋健康水平而增加投资和加强合作,使其为减贫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全球海洋委员会创立于2013年2月12日,其任务是为扭转不属于任一国家管辖范围的公海的退化趋势而制定政策方案,建立国际联盟。从这一角度看,该委员会是全球海洋伙伴合作机制的有力补充,后者侧重支持各国更好地管理其沿海水域。

如果问我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我会回答说最大的挑战在于说服忙于应付国内日常事务的政客,使其相信海洋至关重要。
在开普敦参会期间,我聆听了大量科学论断,看到了大量有说服力的经济数据。我们必须要清楚地看到,事实很严酷。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则海洋的未来及推而广之——我们人类的未来——会很黯淡。

简而言之,鱼类是发展中国家10亿人获取蛋白质的主要来源,3.5亿个就业岗位与海洋健康休戚相关。然而,57%的海洋鱼类被捕捞一空,另外30%的鱼类遭过度捕捞、已枯竭或正在恢复。与此同时,越来越多重要的海洋栖息地正遭到破坏或在退化,如珊瑚礁、红树林和海草床等。您可以通过视频了解由此造成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