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千年发展目标

距离千年发展目标的时限还剩下不到1000天:监测最后努力的数据表

Johan Mistiaen's picture
我们已经将发展中国家和不同国家组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MDG)的指标趋势数据纳入了《世界发展指标》(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 (WDI))数据库。我们每年都通过《全球监测报告》(Global Monitoring Report (GMR))中的这种数据来追踪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许多同事(以及非世行职员)每周都向我们询问有关他们的地区、或国家、或部门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核心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他们往往同时还会问我们这样的问题,即我们认为某个具体国家或地区是否能够或何时能够实现某个具体的“千年发展目标”。
 
在离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还有不到1,000天之际,实施“后2015年”议程的工作正全面展开。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对《全球监测报告》的分析及其基础数据的进一步的需求,我们建立了一套公开的和交互式的数据分析表,可以通过以下网址获得:http://data.worldbank.org/mdgs。下面的摘要总结了不同地区、收入水平和其他小组的国家在实现不同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可以通过选择不同的指标和凸显进展情况类别来产生形象化的结果。

马拉拉给我们上的一课:投资女童教育回报高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当我去年秋天听到巴基斯坦15岁少女马拉拉遭到枪击仅仅因为她维护自己作为女孩受教育的权利时,我感到震惊。

这也使我联想到自己有多么幸运。

当我获得一笔难得的出国留学奖学金时,对我这样一个已婚的印尼年轻少妇,离开丈夫远渡重洋是不能接受的。我的母亲摊牌了,她提出两个选择:要么他同我一起去,这就意味着放弃他的工作,要么我就必须拒绝这笔奖学金。

我知道这是她在用她自己的方式要求我的丈夫支持我,而他丝毫没有犹豫。我们俩人去了美国,完成了我们的硕士学位。我还读了一个经济学博士,在我们俩人读研究生期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有效应对艾滋病

Kavita Watsa's picture

世行新任行长金墉以世行这一发展机构一把手的身份在第19届国际艾滋病大会开幕上致辞,受到了多方关注。致辞中,他呼吁把全球艾滋病运动的道德能量和实践经验教训用于全球反贫困斗争。本次大会正在华盛顿庞大的会议中心举行。昨天,金墉返回本次大会,同比尔·盖茨、美国全球艾滋病问题协调员Eric Goosby和莱索托前卫生部长Mphu Ramatlapeng一道,参加了专家组讨论会。讨论的议题为发展中国家怎样才能提高抗击艾滋病工作的效果和效率。


过去十年来,全球对抗击艾滋病工作的投资创历史纪录。该投资带来的直接结果是,成千上万的生命得以挽救,新增感染得以避免,包括母亲接受过治疗的新生儿中的新增感染。但在如今困难的融资环境下,需要采取更为有效和高效的措施来应对艾滋病,以帮助有关国家持续保持其取得的成果,预防新增感染,继续向艾滋病毒携带者提供治疗。


金墉行长指出,世行的主要优势在于其在卫生、教育和社会安全网等诸多领域的广泛参与及其与发展中国家决策部门以及私营部门投资者的密切合作。世行业务的这种宽度,正如金墉行长所言,使得世行成为在改善卫生服务提供系统方面的“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而该系统既应对艾滋病等疾病,又满足妇幼保健等其它紧急卫生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