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消除贫困

距离千年发展目标的时限还剩下不到1000天:监测最后努力的数据表

Johan Mistiaen's picture
我们已经将发展中国家和不同国家组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MDG)的指标趋势数据纳入了《世界发展指标》(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 (WDI))数据库。我们每年都通过《全球监测报告》(Global Monitoring Report (GMR))中的这种数据来追踪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许多同事(以及非世行职员)每周都向我们询问有关他们的地区、或国家、或部门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核心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他们往往同时还会问我们这样的问题,即我们认为某个具体国家或地区是否能够或何时能够实现某个具体的“千年发展目标”。
 
在离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还有不到1,000天之际,实施“后2015年”议程的工作正全面展开。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对《全球监测报告》的分析及其基础数据的进一步的需求,我们建立了一套公开的和交互式的数据分析表,可以通过以下网址获得:http://data.worldbank.org/mdgs。下面的摘要总结了不同地区、收入水平和其他小组的国家在实现不同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可以通过选择不同的指标和凸显进展情况类别来产生形象化的结果。

马拉拉给我们上的一课:投资女童教育回报高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当我去年秋天听到巴基斯坦15岁少女马拉拉遭到枪击仅仅因为她维护自己作为女孩受教育的权利时,我感到震惊。

这也使我联想到自己有多么幸运。

当我获得一笔难得的出国留学奖学金时,对我这样一个已婚的印尼年轻少妇,离开丈夫远渡重洋是不能接受的。我的母亲摊牌了,她提出两个选择:要么他同我一起去,这就意味着放弃他的工作,要么我就必须拒绝这笔奖学金。

我知道这是她在用她自己的方式要求我的丈夫支持我,而他丝毫没有犹豫。我们俩人去了美国,完成了我们的硕士学位。我还读了一个经济学博士,在我们俩人读研究生期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目标与度量,贫困与共享

Kaushik Basu's picture

比尔·盖茨在他最近的一封年信中指出了度量的力量。他提醒我们,变化往往是逐步的;因此,除非我们有一个好的标尺,否则很难了解我们每个小的举动是否都方向正确。毫不奇怪,在技术世界里,衡量能量创造的新方法和能够测量微小距离的千分尺对于促进进步起着重要作用。盖茨强调这一点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在社会和经济事业中,制定衡量进展情况的标尺也是很重要的。

有意思的是,盖茨发表此信的时间恰值世界银行集团内部正在开展确定世行作为一个多边机构所追求的福祉目标与度量的活动。我们希望很快能将我们的衡量标尺和目标放置于公共空间。这篇博文旨在让读者们一窥其中涉及的问题,欢迎大家提出建议。

我首先奉劝各位读者,在读盖茨的信时,重要的是牢记一点:从成功人士的一生中可学的不仅仅是词句。盖茨关于度量的年信是一个重要的启示,但是我们决不能忘记他的一生充分证明了一点:专注于度量就会冒着失去一些重要的生活特色的风险,这些生活特色可能是模糊不清的,也不完全是可以度量的,但仍然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