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我们的流动方式将决定我们的未来

Marc Juhel's picture
版本:English | Français

流动性是经济增长的前提,即获得就业岗位、教育、医疗、以及其他服务的流动性。在我们的全球化经济中,货物的流动性对世界市场的供应来说也很重要。我们可以说运输推动发展。

然而,在全球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中,大约有20%来自运输活动。自2000年以来,这种排放以年均1.7%的速度增长。在这种增长中,有1/6来自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机动车需求飞速增长的非OECD国家。

世界城市化水平越高(我们预计到2050年城市居民将达到70%),清洁、高效、安全的运输就越重要。

这是国家所面临的一项重要挑战,而可喜是,如果国家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与更广泛的、旨在实现当地共同收益(减少交通堵塞、减少当地污染、改善道路安全,等等)最大化的部门改革相结合,那么向低碳运输的转变就是可承受的。

当然,对非洲来说也是如此。通过与其他同事和200多位非洲大陆的参与者的合作,我们与塞内加尔政府共同主办了 “达喀尔非洲运输政策论坛”。在这个重要的年度活动上,我们认真地讨论了国家在提高运输效率和可持续性方面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在非洲经济体继续增长和扩张的同时,运输部门在促进以人为本的、可持续的发展议程中变得更加重要。在满足人们的流动性需求和应对非洲快速的城市化所产生的影响方面,可承受的、更安全的和更清洁的运输体制的设计是一个明智的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方法。

许多国家目前的运输趋势仍然过度看重个人的小汽车使用,而不是公共交通。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农村仍然远离市场和基本服务。

运输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速度超过了任何其他部门。虽然非洲与世界上其他地区相比,目前还不是主要的温室气体排放来源,但其很高的城市化率、每年进口的小汽车数量、以及可接受的车辆排放的低标准,正在加速温室气体排放的增长。

正如一份最近出版的题为《Turning the Right Corner》的世界银行报告所概述的那样,运输部门目前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决定今后五年至七年的能源使用和排放。因此,如果今天的投资不考虑能源和排放的长期实际价格的话,就会不可避免地导致更高的运输成本。

换言之,我们的流动方式将决定我们的未来的可持续性。

就此而论,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增长的城市目前面临着一个机遇(而且是一个紧迫的需求),即在没有被不可持续的土地使用模式套牢之前,建立起这种低碳的运输体制。

运输还需要更广泛的、能够认识到减少运输对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和其他外部效应之间的协同作用的部门改革。
例如,在全球范围内,交通堵塞通过浪费时间和生产力,每年造成数十亿美元的代价,而道路交通碰撞每年夺去大约130万人的生命。

虽然非洲大陆所拥有的车辆数量只占全球的2%,但却拥有全世界最高的道路死亡率。非洲每年的死亡人数估计大约为200,000人,占全球死亡人数的16%。

把重点放在当地的共同收益上可以帮助提高当地决策者的积极性,并符合向实现全球气候变化目标前进的目的。
来自财政激励措施的收入也可以帮助该部门和经济。例如,运输部门普遍缺乏用于基础设施维护的资金,有些这种收入应该专门用于结束系统性的资金不足的问题。运输的负面外部效应也为提高其排放税以及降低收入和生产率投资税提供了余地。

这样,低排放的运输就可以通过改善人民生活和提高收入、以及减轻贫困,产生双重的红利。

可喜的是,实施低碳运输政策是可以做到的。我们看到全世界都有很好的例子。墨西哥城通过更严厉的燃料管理以及市政公交体制减少了污染。目前,该市超过2000万居民每天进行的3200万次出行都是通过公交系统实现的。

广州的绿色通道、快速公交系统、以及大约5,000量公共自行车,有望在它们出现的第一个十年里每年减少86,000吨二氧化碳。

在非洲,拉各斯、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的快速公交系统是很有益的模式,它们为数百万城市居民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和可承受性。

虽然运输对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至关重要,但 “千年发展目标” 的设计却在某种程度上忘记或忽视了这个部门。无论如何,人们应该更明确地认识到该部门在未来所有可持续的和包容性的发展战略(或SDG)中的重要地位,尤其是在国际社会努力为“后2015年发展议程”确定一套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时候。

出席这个政策论坛的非洲国家意识到了它们不能失去选择一个更可持续的运输道路的机会。这对以可持续的方法减轻贫困和促进发展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必须支持这种努力。现在是迎接运输挑战的时候了。

保持流动吧!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