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我们需要有助于消除贫困的企业家

Jim Yong Kim's picture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政府努力为极贫人口提供帮助,使他们融入正规经济。但是,即便是在最艰苦的地方,也有一种特殊类型的企业家在做着政府往往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利用创新和技术,向贫困和边缘人群口提供必要物资、服务和就业,包括像清洁饮用水和能源、贫民窟卫生服务、最后一公里的医疗服务等必需品。他们也为青年提供IT技能速成培训,为小农户提供能够增加收入的农业服务,帮助减少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

这些“社会企业家”将非营利机构的职能与私营企业的经营结合起来。本周,我很荣幸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举办的斯库尔社会企业家论坛上见到他们中的一些人。

我十分赞成论坛的目标,即,推进解决世界当务之急的创业模式与解决方案。没有私营部门的参与,我们就不可能在2030年实现雄心勃勃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热衷于产生影响,社会企业家尤其能在发展中国家发挥效力,他们的企业也取得了成果,下面就是几个实例:
  • Mobisol是一家营利性社会企业,为卢旺达和坦桑尼亚居民提供可负担的家庭太阳能系统。Mobisol采用一种从租赁到拥有的创新型经营模式和移动付款,惠及居民7万多户。世界银行集团面向私营部门的国际金融公司在该公司投入了500多万欧元。
  • Waterlife也是一家营利性社会企业,利用技术为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贫困人口提供可负担的饮用水。Waterlife通过世界银行的一笔小额赠款以及能力建设支持,将这一模式扩大到印度的最贫困的邦。如今已有600个项目点,惠及人口700多万。
  • 同样是在印度,阿加汗农村支持计划与2万农民合作,帮助他们降低农业生产成本。这一计划培训农民如何配制和使用有机肥料,并进行专业营销增加收入。项目培训了50名农妇成为微小企业家,她们生产和销售有机肥料营利。
自1998年以来,世界银行集团通过发展市场竞赛活动提供赠款1.32亿美元,支持作为G20行动计划内容之一的包容性企业全球议程

社会企业家通过采用创新经营方式,在低收入或脆弱和受战乱影响的市场创造就业,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由于对服务对象社区有深入了解,社会企业家往往会会创造和开发出经济高效的经营模式,同时也在低收入市场提供物有所值的服务。他们的产品必须得到客户的认可,这些企业才能经营下去。

这些因素使得社会企业家能够有效地应对重大挑战。例如,他们开发新模式帮助难民社区在难民接收国融入社会,这些模式包括:
  • 提升技能和就业机会,扶持难民企业家,帮助难民融入当地就业市场。例如,通过训练营和随后的在职培训传授技术技能,能够为企业提供收入来源以补贴新学员的教育经费。
  • 加强保障和减少针对妇女儿童的暴力,例如通过利用技术和社区主导型解决方案促进行为改变,创新模式包括移动宣传活动、预警系统、在肯尼亚难民营实施的受害者救助等。
  • 缩小服务提供差距,难民创造就业给其他难民提供服务,也能在治愈创伤和社区赋能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此外,这种就业不会给难民接收国带来失业,也不会给紧张的公共服务资源增加负担。
社会企业还可以通过提供可持续的生计来源,加强社区的韧性,帮助解决冲突的根源问题。世界银行集团的其他努力,比如3亿美元的约旦项目,则寻求允许难民在接收国避难期间工作,可以作为对社会企业模式的补充。

作为全球性开发银行,世界银行集团有能力推广有前景的创意,将地方试点项目变成大规模的区域性或全球性倡议。我们需要在发展中国家支持那些在创办高增长企业方面遇到挑战的企业家。

我们所处的环境动荡不安,充满不确定性,被迫流离失所、不平等、暴力极端主义和气候变化等诸多挑战有可能使数十年来取得的进步得而复失。只有以新的方式发挥私营部门的力量,才能战胜这些挑战,确保人人享有稳定与机遇。

英文原文首发于LinkedIn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
By submitting this form, you accept the Mollom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