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全球变暖意味着重新思考对农业支持的构成正当其时

Martien van Nieuwkoop's picture
版本: Français
版本 : English
图片 : Flore de Preneuf/Banque mondiale

从古老的农事年历到最先进的卫星系统,农民均持续参与了天气预报市场,因为天气预报可助其决定何时耕种和收获,从而减轻气候风险。本月初召开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48次会议传出了令人警醒的消息:《全球升温1.5°C特别报告》总结说,气候影响已然发生,在全球升温幅度达到2°C的影响要比之前预测的严重得多。

此外,按照《巴黎协定》签署之前各国所作承诺的力度,全世界将步入全球升温幅度达灾难性的3°C的不归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形象地把该报告喻为“为全世界敲响的震耳欲聋的警钟”。报告的发现和之前的分析结果应引起全球5.7个农场的管理者和工作者的特别关注: 

  • 到2030年,气候变化有可能迫使1亿多人陷入极端贫困境地。气候变化的影响主要体现为对农业和粮食安全的影响。
  • 全球升温2°C情境下可能遭受产量降低的人口(3.96亿)多达升温1.5°C情景下人口(3.6倍)的10倍。
  • 即便到2030年全球升温1.5°C,也有可能使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适合种植现有玉米品种的地方减少40%。 
其它挑战包括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可能会减少农产品中的营养元素而引发严重营养相关风险以及平衡牧场和农地这一棘手问题——因为需要土地来种植能源类作物和进行大规模植树造林,以遏制全球变暖趋势。

基于上述预测,报告提出了以下农业相关建议:“可以通过气候变化适应措施来缓解气候变化对粮食安全的影响。尽管气候变化很有可能降低农业产量,但如果进行适当投资,提升农户意识并助其采用维持产量的新技术,实行有助开发可持续农业生产方式的有效适应战略和政策,则可大幅降低全球升温1.5°C所产生的影响。在这方面,诸如‘气候智慧型’粮食生产和流通体系等等动议可以借助针对粮食体系的技术和适应战略来助推适应进程并实现缓解目标。”(报告第三章,第104页

确实,农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发挥着诸多作用:它既是气候影响的“牺牲者”(参见上文预测),也是引发气候变化的一大“罪魁祸首”(约四分之一的人为温室气体排放来自农业和农业相关森林砍伐活动),还是一个潜在的“救星”。报告呼吁各方果断促进全球粮食体系向“改变游戏规则”的气候解决方案转型。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做些什么?世界银行了解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更多“气候智慧型”解决方案并将其应用于可产生多重效益并且可同时增加产量、改进适应措施和增强缓解效果的农业项目。2018财年,约45%的世界银行农业贷款被用于取得气候相关协同效益,同时确保取得诱人的经济回报。但是,由于缺乏大笔资金用于大型“气候智慧型”农业项目和计划(我们目前并未看到气候融资中有此安排),因此我们需要采用其它工具把公共和私营部门投资引向“可持续农业生产方式”——报告就是如此建议的。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全球快速变暖意味着我们需要立即着手分析与当前农业生产者支持相关的激励机制架构。
  • 经合组织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农业政策和公共支持平均每年可为51国的农业生产者带去5700亿美元资金。
  • 其中,860亿美元为用于农业研究和推广活动、基础设施以及技能开发等公共产品投资的预算内支出。在我们努力使我们的农作方式适应气候变化的过程中,此类投资变得日益重要。
  • 2000亿美元为支付给农业生产者并且通常与农户生产的产品或使用的投入品挂钩的预算内资金。
  • 2840亿美元来自市场价格支持——这些支持使得国内农产品价格高于国际市场价格,但给国内消费者带来了一定负担。
  • 遗憾的是,后两种支持通常会影响生产者的积极性,因为它们既不能增强气候韧性,也不能减少农业相关温室气体排放。 

更有效地引导每年的这5000多亿美元并将其用于鼓励农业和更宽泛的粮食系统适应并缓解气候变化, 不失为履行报告所提建议——扩大气候智慧型农业规模并实现其主流化——的一大契机,同时还可为进一步撬动私营部门投资增加机会。

欧盟案例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欧盟通用农业政策部门实行的改革使得1990年至2015年间的氮肥用量降低了20%,使主要温室气体之一的二氧化氮排放量减少了17%。同期,农作物产量有所提高。

鉴于执行报告建议的紧迫性,眼下开始重新安排这笔5000多亿美元巨资正当其时!我们将竭尽全力,为农户及其赖以持续生存的地球实现整个农业支持系统的转变。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