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我们必须敢于提高课堂学习成效

Jim Yong Kim's picture
A young student in Côte d'Ivoire shows off his schoolwork. © Ami Vitale/Word Bank


教育是当今时代消除极度贫困的最有效的手段之一。然而,如今世界上仍有1.21亿儿童没有上学。由于贫困、性别障碍、偏远和残疾等原因,这些青少年是最难触及到的。我们必须共同做出新的努力,让所有儿童都能进入课堂。

除了提升入学率和教育机会外,我们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难题:如何确保在校儿童真正掌握知识。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是,大多数教育体系并没有服务好最贫困的儿童。据估计全世界有2.5亿儿童虽然上过多年学却不会读书写字。这是我们未能实现普及全世界青少年教育的愿望的一个可悲的结果。

15年前在达喀尔,世界各国承诺要把普及初等教育作为头等大事。发展中国家为儿童上学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世界银行集团为支持这一目标提供了400亿美元教育投资。本周,世界教育论坛在韩国召开,重申普及教育的承诺,同时也探索提升全体儿童教育质量的新途径。

2015年在很多国家,最贫困的儿童只有很少机会从小学毕业,他们往往由于费用高、学校远、人身安全、性别障碍、教师缺勤、学习成绩跟不上等种种原因而中途辍学。对于我们来说,关键是要确保儿童有机会掌握他们在21世纪发展所需要的阅读、算术和非认知技能。

现今全世界有近10亿人仍然陷于极贫状态,就因为他们缺少这些技能。要想消除贫困,我们就必须确保为最贫困家庭提供的教育遵循采用更明智的、以实证为基础的解决方案的模式。我们必须利用数据、技术和问责制来加强教育体系,为全民提供优质教育。

在安哥拉,我们对全球教育体系进行分析,找出对实现包容性教育最重要的政策和制度,帮助为大规模的教育改革铺路。我们也采用尖端的研究和评估来引导政策制定者。例如,在牙买加、印尼和莫桑比克所做的影响评估显示,早期儿童教育投资可以带来长期潜能的实质性改善。在我们的支持下,在这些国家有90万儿童受益于学前教育项目。

此外,可以利用技术来跨越目前的做法,将与外界隔绝的师生接入二十一世纪的网络教室。这样做可以有助教师创造或者获取创新型多媒体教材,如可汗学院的免费内容。事实上,我们正在探索在尼日利亚城镇和圭亚那农村地区采用可汗学院的教材。

最近,我们在加倍努力让政府及合作伙伴对结果负起责任。在适当情况下,这意味着根据可衡量、可核查的结果提供更多融资。我们在坦桑尼亚的教育项目将融资与预先商定的结果挂钩,比如更公平地安排教师、提高二年级学生的毕业成绩等。
 
越来越多的实证表明,将融资与结果挂钩是有用的。所以在过去五年里,我们将基于成果的融资增加到25亿美元左右,占我们教育投资总额的20%。我们将再接再厉,在未来五年将基于成果的融资增加一倍达到50亿美元
 
 “一切照旧”无法让所有儿童上学读书和真正掌握知识。我们必须大胆一些,教育部长以及教育部门其他领导人必须重视马丁路德金的忠告:“此刻我们面临最紧急的情况。”我们必须承诺更频繁地聚首,交流教育领域的最新思想和创新,加快全民优质教育的步伐。而且我们必须坚守一个原则,即:所有儿童都应当上学并终生拥有获得优质教育的机会,无论其出生地、性别或家庭收入。
 
文章首次发表于Huffington Post.

Comments

提交人 Zhou Qian 通过

教育对于贫困人群而言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包括接受教育后的生活也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无法想像的概念。它就像普通人对超文明的毫无概念那样。
所以,教育应该建立在具体的具像上,而视频比如电影是最直接的接触不同社会的触角,它可以形成人的受教育的原生动力与可视的直接动力。
给他们及她们电影,在电影中被教育,并且因为电影中的生活而主动接受教育也许是最好的事情。
互联网是最好的教育工具。世界将因互联网的传递而令世界更精彩更互通。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