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我们为何要实现两性平等(#Get2Equal)

Sri Mulyani Indrawati's picture
如今,女性日渐成为一大变革推动力。投资于女童教育、消除了阻碍女性发挥其潜力的法律障碍的国家已看到了效益。

拉美地区为例。近年来,该地区已有7000多万女性加入了劳动力队伍。过去二十年中,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大幅提升,其中三分之二归因于女性受到了更多更多教育、晚婚以及生育量减少等因素。因此,2000年至2010年间,女性收入对减少该地区极度贫困的贡献率达到了30%左右。
 
通常,女性的劳动报酬大大低于男性,同时她们还需承担大部分无报酬的
照看家人工作。© 世界银行Mariana Ceratti

事实上,国家要消除贫困,就必须要实现男女两性平等,进一步促进机会平等。。但要做到这两点,必须要解决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针对女性的暴力必须予以终结。据测算,全世界约有7亿多女性曾遭受过丈夫或伴侣施加的暴力。家庭暴力不仅会对个体造成很大伤害,还会对家庭、社区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智利家庭暴力对生产率造成的负面影响占其GDP的2%,巴西占1.2%。

许多女童和妇女几乎不能左右其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如当前趋势持续,则今后十年间,全世界将有逾1.42亿女童出嫁,但其自身还是孩子。

有时,使女性免遭暴力侵害需要创新做法。目前,世界银行正与里约市政府合作,对城市交通系统进行升级改造 ,通过改造照明设施和所有地铁站的女卫生间、改善主要站点专门面向女性的派出所、女性诊所以及家庭法院等服务,提升交通系统对女性的安全性。厄瓜多尔也在实施一个类似项目。我们向非洲大湖地区国家提供了贷款,用于确保性暴力幸存者获得适当医疗服务

第二,妇女和女童仍未享有与男性相同的机会,她们仍难以自行作出生活相关决策。不论是刚果东部地区因惧怕武装匪徒而不敢到地里干活的女性农民,还是里约市不能平等从事报酬较高工作的就业妇女,较之男性仍存在很大差距。通常,女性的劳动报酬大大低于男性,同时她们还需承担大部分无报酬的照看家人工作。纵观全球,女性不仅收入少,而且拥有的财产也少,更不太可能获得有助于提升生产率的金融服务和其它资源。如果女性能够平等获得肥料、现代化农业机械以及农技推广服务,则低收入国家的粮食生产即可增加2.5%-4%。纵观发展中国家,超三分之一年轻女性失业,很多年轻女性在自我创业方面面临阻碍或无法获得创业所需的信贷。一些国家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埃及即是一例。在该国,超过1.5万女性在得到用于创业的小额贷款后正在实现其创业梦想。

第三,领导层和榜样示范作用可以产生显著影响。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我接任印尼财政部长后与管理层召开的首次会议。我是印尼史上最年轻的财政部长,也是首次担任这一职务的女性。其他参会人员皆为男性。当时,我深知,自己必须要比男性更努力地工作,才能向他们证明我能够胜任。我可以肯定地说,很多打破针对女性晋升障碍的女性都曾有过类似经历。

当前,全世界女性在决策过程中的代表性仍严重不足 — 全世界议员中,女性占比不到22%;市长中,女性占比不到5%。截至2015年1月,全世界仅有10位女性担任国家元首,15位女性担任政府首脑。

我们能够做得更好,我们也必须要做得更好,因为妇女在政界取得成功后,就可以给政策制定过程注入多样性,给政策注入包容性。母亲接受教育后,其生育量会减少,其子女会更健康。从孟加拉国和巴西到中国和英国,世界各国开展的研究表明,女性如能挣钱且拥有对家庭支出的更大主导权,则其就可以从有益于子女的角度作出支出决定。女性既是经济增长的巨大推动力,也是强大的反贫困力量。换言之,她们是任何国家、社会、企业和家庭都必须要加以充分释放的一支力量。

发表新评论

Plain text

  • Allowed HTML tags: <br> <p>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