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务工人员向家中的汇款已成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国除外)最大的境外资金来源

|

版本:

出国务工人员从国外汇给家人的款项已成为全世界很多经济体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根据最新数据,被称为汇款的此类款项的重要性将会只增不降。官方记录的2018年汇款总额达5290亿美元, 2019年汇款总额预计将达5500亿美元

根据世界银行全球人口流动与发展知识伙伴机制发布的《人口流动与汇款专题简介31》,当前,汇款流入量与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基本持平,但如把中国排除在外,汇款就成为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外汇收入的最大来源。换言之,如把中国排除在外,汇款已然超过外国直接投资,成为了这些国家最大的境外资金来源。

目前,下列五国接收的汇款占其GDP的比重达25%(含)以上:汤加、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海地以及尼泊尔。  

 “汇款正稳步成为发展融资领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世界银行宏观经济与财政管理局资深经济学家、全球人口流动与发展知识伙伴机制主任迪利普·拉沙表示。

《人口流动与汇款专题简介》指出,目前,汇款额三倍以上于官方发展援助额,而外国直接投资额近年来持续呈下滑趋势。“五年后,汇款额将可能大于官方发展援助和外国直接投资合计总额,”拉沙说。“以下推动汇款增长的因素将继续增加,”他补充说。“我们有可能目睹汇款额在不久的将来达到1万亿美元。”

汇款的推动因素

推动人口流动和汇款的以下因素现已成为明朗的全球大趋势。拉沙将它们罗列如下:

  • 收入差距——就人均收入而言,高收入国家为4.3万美元,而低收入国家仅为795美元,二者之比为54:1;

  • 人口失衡——2018年至2030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劳动适龄人口将新增5.52亿,高收入国家将减少4000万;

  • 气候变化——据估计,气候变化已然导致全球1.43亿人迁徙至本国其它地方;

  • 脆弱、冲突和暴力——2018年,创纪录的708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其中包括在其它国家寻求庇护的2590万难民。

汇款是很多国家的一条生命线,但汇费太高

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而言,汇款是其生命线之一,也是一种有效的减贫手段,因为汇款直接为家人所用,而且几乎没有浪费,拉沙说。联合国已认识到汇款对发展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性。

但是,汇款产生的效益因总体很高的汇费而降低——200美元汇款的平均汇费占本金的比例达7%。银行是最昂贵的汇款渠道,汇费平均占比达10.9%。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费占比为9.3%,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就五条最昂贵的汇款走廊而言,平均汇费占比高得惊人,达18.7%,几乎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是可持续发展目标汇款相关子目标中所设数值的六倍。

可持续发展目标汇款相关子项目呼吁把汇费降至占汇款本金的3%。数字货币或加密货币可扩大信贷获取渠道,取缔很多费用,此类货币的主张者认为。据最新研究测算,到2021年,全球数字汇款额将超过3000亿美元, 约占全球正规渠道汇款总额的44%。

散居侨民债券为发挥汇款的影响提供了契机

最大限度发挥汇款影响力的另一条路径是鼓励出国务工人员以更正规方式对本国进行投资,如通过购买散居侨民债券进行投资。此类债券可以成为提高汇款效益的一种工具,也是“发展融资的一个绝佳来源,”拉沙说。

出国务工人员每年可存款约5000亿美元,也向家中寄钱,拉沙说。如果其存款的十分之一能够得到利用,就有可能带来额外的500亿美元发展融资,他说。

目前,拉沙正在为印度喀拉拉邦编制散居侨民债券发行方案,这是世界银行集团某项目的内容之一。 

更详细了解汇款对减贫的潜力,请观看迪利普·拉沙的TED演讲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