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人拥有人力资本:我们做到了吗?五个事实助您了解性别平等与人力资本

|

版本:

世界银行集团去年10月发布的人力资本指数(HCI)是一个简易但相当有用的度量标尺,可用于度量今天出生的孩子的未来生产力,即他们享有“完整教育和完全健康”情况下有可能达到的生产力。HCI由人力资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教育、健康及生存。该指数按性别分列,强调了世界银行集团对性别问题的重视,特别是重视确保对男童和女童的人力资本进行平等投资。

在今年的国际扫盲日,我们借助世界银行性别数据门户站点上的数据,总结出了关于性别与人力资本的如下五个事实:

1、在地区层面,弥合男女童人力资本差距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 

在我们掌握分性别HCI数据的126国,各地区和各收入组别国家的女童在HCI衡量的多个方面(如发育迟缓率)的平均表现稍优于男童。实际上,一国人力资本指数距前沿值(上图中为1)的距离远大于任一性别组别内的差距。

如果按照HCI的组成部分细分,发育迟缓率以及儿童和成人生存率的情况类似。不过,教育方面出现的情况更为复杂。

2、然而,就很多地区而言,不利于女童的性别差距仍然存在于教育领域,而不利于男童的性别差距则出现在其它地区。

尽管全球在鼓励女童上学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教育领域HCI表明,低收入国家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地区男童的预期上学年数多于女童。在24个低收入国家中的10国,男童的预期上学年数至少比女童高出1个标准差。经调和的考试分数表明,低收入国家女童的平均学习成绩稍差于男童。这一点与中等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的格局形成了鲜明对照,因这两类国家没有明显的性别差距,至少在数学考试分数上是如此(参见) 这篇文章)。

不过,在日益被重视且加以讨论的格局中(参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报告),性别差距(即男童的学习成绩差于女童)出现在某些地区,特别是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这一趋势揭示,东亚和南亚地区即将出现这种情况。

3、很多地区成年男性和成年女性在识字方面仍存在很大差距。

得益于近年来对教育的大量投资,年轻人口在识字方面的差距大大小于成年人口。1985年以来,各地区年轻男性和女性的识字率差距不断缩小。中东和北非、南亚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三地区年轻男性和女性在识字率上仍存在一定差距。不过,这方面的性别差距大大小于与识字普及前沿水平的差距。

尽管如此,当今的成年女性较之男性仍处于弱势地位,二者之间的差距很大。要弥合当今成年人口在识字方面的差距,就要开展成年人全面扫盲运动。

4、我们只能观察到我们所能度量出的差距。

通过观察,我们发现了一大缺陷。在大多数地区,由于数据可获得性较差,人力资本方面的性别差距并不完全明朗。2018年人力资本指数排行榜上收录的国家中,缺失分性别HCI数据的国家占比高达20%,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以及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国家。

分性别HCI数据缺口主要由分性别预期上学年数和考试分数数据缺乏造成。尽管更多国家缺失分性别发育迟缓率,但后者不会造成分性别HCI数据缺口,因为在缺失发育迟缓率情况下,该指数可以只通过成人生存率构建。提升分性别数据的可获得性会使更多国家能够评估性别差距程度,制定并实施合理政策,确保不落下任何一个人。

5、人力资本潜力需要加以利用,使之转化为生产力提升和共享增长。

尽管女童的人力资本状况有所改善,但其把人力资本转化为经济机会的潜力可能仍未得到充分利用。全世界成年女性劳动力参与率比男性低了27个百分点。工资方面性别差距持续保持在20%左右,而且这一差距“仍不能通过教育方面差异加以解释”(参见国际劳工组织报告)。很多因素可以解释这一差距,包括职业方面性别隔离、关于家庭的社会规范及市场角色不利、儿童抚育和适当的(父母)休假政策缺乏、性骚扰和交通不安全、获取融资和进入市场方面差别化的制约、企业创办和成长面临法律/法规障碍等等。例如,这篇文章指出,目前仍有诸多障碍阻碍女性获得相关培训和生产率较高的工作。

除非上述问题得到解决且给予女性与男性相同的劳动力市场参与机会,否则确保女性对经济增长和福祉改善方面的进展将会有限。学校教育对劳动力市场产生的预期回报低下,也有可能挫伤家庭把女孩送去上学的积极性,阻碍未来让更多女童上学方面的进展。这种情况给政策制定者和发展界管控并消除性别平等障碍带来了契机。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