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我从韩国来到美国,那时候韩国是一个很穷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专家、也包括世界银行的专家都认为韩国毫无经济增长的希望。   我们全家先是搬到得克萨斯州,后来又搬到爱荷华州。那时我才5岁,我和哥哥姐姐都不会说英文,而我们的邻居和同学们大部分都从未去过亚洲,我感觉就像个地地道道的老外。

金墉 |

全世界有25亿人无法享受正规金融服务,其中包括80%的贫困人口,其日均生活费用不足2美元。小型企业处于类似的不利境地:多达2亿人表示,他们缺乏实现发展所需的融资。   正是这个原因, 身为世界银行员工的我们希望世界各地的男性和女性拥有可以使用的银行帐户或设备(例如手机),以便让他们储蓄以及汇款和收款。这是供人们管理财务生活的基本构件。    为什么如此重要呢?包容性金融有助于人们摆脱贫困,…

英卓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