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萨拉,你居住在纽约或内罗毕,你把时间主要花在照料家人和做小买卖上。你的日子过得比你母亲舒适,你孩子的前途比你原本期望的更光明。然而,当你丈夫对你不断做大买卖的压抑已经的不满变得具有暴力性并痛打你之时,这种光景就不复存在了。 不久后,他便开始监控你的通话记录和去处,轻视你并毒打你。他有时会向你道歉,而你也希望情况有所好转。但当他知道你打算以自己名字开个银行账户时,他便放火烧掉你的商店,…

Caren Grown |

有关怎样在保证为所有的人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的同时确保这种服务的可承受性的辩论绝不是什么新鲜事(en)。 然而,在“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指导下,这场辩论获得了新的动能。围绕“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讨论很容易引起争论,正如Tim Evans最近所指出(en)的那样:“许多讨论都在是应该由政府收入、税收、还是保险缴费来资助这种体制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Jorge Coaras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