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

Kristalina Georgieva |

新公布的基于卫星资料的测算结果显示,2018年全球天然气燃除量增至1450亿立方米,增幅达3%

Zubin Bamji |

1964年我从韩国来到美国,那时候韩国是一个很穷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专家、也包括世界银行的专家都认为韩国毫无经济增长的希望。   我们全家先是搬到得克萨斯州,后来又搬到爱荷华州。那时我才5岁,我和哥哥姐姐都不会说英文,而我们的邻居和同学们大部分都从未去过亚洲,我感觉就像个地地道道的老外。

金墉 |

如果你有孩子或者孙子,你可能会想知道20年后或者30年后他们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那会是一个更好的地方吗?气候变化会颠覆他们的生活吗?自从2012年7月我成为世界银行行长以来,关于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多。在我上任的最初几个月里,我听了关于即将发布的一份气候变化研究报告的汇报,报告的发现吓了我一大跳。我立刻知道,我作为一个以2030年消除极度贫困和促进共享繁荣为使命的发展机构的领导人,…

金墉 |

版本: 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乌拉圭小学曾经位于乌拉圭驻黎巴嫩大使馆的位置,后来这个名字不知怎么就延续下来了。现在,乌拉圭小学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校舍,位于黎巴嫩一个完全不同的、热闹的区域。乍一看上去它不像是一所学校:一个七层楼的建筑,在一条交通要道旁,屹立于其他高层写字楼和制造业工厂之间。   我们进去的时候学校很安静。学生们刚刚放暑假,…

Simon Thack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