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实体学习方式已过时

|

版本:

© pickingpok/Shutterstock
© pickingpok/Shutterstock

在社会学课上,我稍稍展望了一下我的未来。

课后,作为数字原住民的我已准备好上网。我如饥似渴地想了解戈夫曼的“戏剧构作”概念和越轨行为的影响,为此我会搜索CrashCourse(速成课程)网站视频、《大西洋月刊》文章、edX课程以及其它所有相关资料。在此过程中,我总能发现理论和应用的其妙组合:我把长期以来和短期内对以下资料的理解融会贯通,撰写了一篇颇具说服力的记叙文章,它大声对我说,“你就是那个特别之人!”:各类体裁的文章、随堂测验、数据可视化资料、视频以及全球研讨性论坛资料。与我圈中的其他朋友一样,我来回穿梭于真实世界和充斥着数据的虚拟世界之间,带着满腔热情,永无止境地渴求着在人人面前都平等的且自成一体的新知识。

但是在课堂上,我的重心迅速转变。我暂时放弃了解网上信息,回归人的亲密体验——发言、协作、提问、创作以及讲故事。这堂课是我感受到了思维灵活性,促使我展望几乎是一切都不可想象的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世界。

从那时起,我便寻思:成为这一多变的未来社会的受过教育的一员意味着什么?在我出生后的17年中,我见证了我们所有人都钟爱的那个老故事——先接受一段时期的正规教育,然后工作,再然后退休。在这个令人兴的时代,“变化是唯一永恒的不变”,人们被超级聪明的机器、能够读懂我们情绪的人工智能技术以及不断重构的就业岗位所淹没,因此大学教育必须被置于首位,但教学方式有待重新设想。

如今,各类新型课堂快速涌现,它们很好地融合了诗歌和推特网上营销、火箭和哲学、实体学习和适应技术、二十来岁的学生和五十多岁的学生以及教育工作者和“本土化的全球”企业家。从大胆试验角度看,此类课堂不仅有内容和课程表,也有座位和学生,会使得千篇一律的传统讲座变得过时。此类课堂的潜力在于能够顺应技能转换的加速循环,后者与由技术主导的2025年及此后数年的律动同步发生。总之,此类课堂可激发了解新奇事物的欲望,也可激发协同设计和各学科之间令人意想不到的交集。除了一生都坚持学习之外,其它还有什么能够使我们“比先进计算机、亚马逊物流以及政府跑得更快呢”?

在这一想象下,传统的大学学位也有可能被抛至九霄云外。随着人工智能创新推动我们的社会不断前进,最重要的可能并不是无法证明我们特有能力的证书。如能把此类过时的资质证明取而代之,诸如斯坦福大学的“技能学习纪录”等技术,将有助我们拥抱“学术界与行业美妙合作”的新时代。我在社会学课上开小车想象的混合式高等教育的未来可能并不太遥远了。

(Nhi Doan是越南河内市奥林匹亚学校的一名高中生。她是世界银行集团和英国《金融时报》博文大赛的两位获奖者之一。本次大赛的主题是“重新构想下个世纪的教育”)

作者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