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包容性绿色增长的理由

|

版本:

Women fishers in Ghana. (Andrea Borgarello/World Bank - TerrAfrica)


过去二十年来,经济增长已帮助全球10亿人摆脱了极度贫困,但目前尚有10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11亿人未用上电,25亿人未用上环境卫生设施。对这些人而言,经济增长尚不具备足够包容性。

此外,经济增长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实现的。尽管环境退化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影响,但贫困人口更易遭受极端天气事件、洪灾和气候变化影响。
 
发展专家、政策制定者以及世界银行等发展机构已总结出了一大经验:要成功终结贫困,经济增长就要具备包容性和可持续性。

能源可及性、负责任的资源管理以及良好治理等三方面对实现包容、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首先,人们必须能够用上能源,才能摆脱贫困。能源领域不仅有助于取得绿色增长成果,在减贫方面也具有巨大潜力。

不过,电力行业面临的挑战仍很巨大。埃塞俄比亚9100万总人口中,6800万人尚未用上电。如用不上电,孩子们就无法在晚上做家庭作业,人们就无法经营有竞争力的企业,国家也就无法为其经济发展提供动力。

这就是享用可持续能源本身就是一个发展目标的原因所在。最新数据显示,更多人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享用电力服务。然而,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和能效提高速度太慢。近30亿人仍以煤油、木炭、牲畜粪便等导致空气污染的燃料做饭。

其次,要实现包容、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负责任的资源管理至关重要。

例如,渔业领域存在很多开展智慧型、可持续型资源管理的机遇。

蓝色经济如得到有效管理,即可有助确保粮食安全,促进旅游业可持续发展,增强经济韧性。无效的鱼类资源管理和非法捕捞每年给全球造成的经济损失达750亿至1250亿美元,对粮食安全构成了威胁,同时还导致了收入流失。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第二大野生鱼生产国,其渔民总数超过了260万人。

印尼如能改善渔业领域治理并投资建设大型海上交通运输和贸易基础设施,则其到2019年即可实现鱼类产量翻番。

治理是需要立即予以重视的第三个方面。对很多国家而言,治理是最大挑战。

据测算,全世界每年因非法砍伐所流失的收入约为100-150亿美元。

非法砍伐属现行法规执行不力或立法不当导致的一个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很多资源富裕国家普遍存在。

关键作用提升透明度和加强监督。政府部门往往并不了解哪些领域属于可持续领域以及哪些自然资源正在耗竭。

例如,能源领域就需要关于能源用量和排放方面的更多、更优质数据。当前,该领域缺乏这种全面的“绿色核算”体系。
此外,领导力、构建共识、应对既得利益以及作出取舍等也很重要,它们有助于推动经济增长从污染、排斥的增长向可持续、包容的增长转变。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克服障碍使经济增长具有可持续性和包容性呢?

很多人担心“绿化”增长成本太大,有可能降低增速,或只应涉及高收入国家。这一担心纯属短视。可持续增长既非经济上不可承受,也非技术上遥不可及。

不过,“绿化”增长伴随着挑战,包括大量先期成本以及15-25年的长期融资。拥有合适的资本市场或银行业的发展中国家为数很少。
 
例如,完善能源机构可降低环境风险和财政风险。土耳其大幅降低了石油占比,大力发展天然气。泰国降低了其对石油产品的依赖程度,石油产品占比从三分之二降至三分之一。

另一个挑战是成本回收以及可确保我们在新建学校的同时提高教育质量的良好政策环境。如公用事业企业在大量亏损情况下运营,则电站就无法运转。很少有基础设施项目按全额成本收费。因此,我们应该找出便于收回成本的办法,同时确保低收入家庭和社区在经济上能够承受有关服务。

我们要精明地利用我们面临的机遇。2011年至2012年,发展中国家清洁技术投资增长了19%;90%的清洁术企业均实现了增收,即便在全球经济下滑期间也是如此。

几十年来,中国经济持续以两位数增长,但其“棕色增长”造成的损失占其预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惊人的9%。为应对这一问题,中国正推动其经济向创新和高附加值生产转型。

东亚地区有可能率先实现绿色发展。柬埔寨越南已将绿色增长规划纳入经济政策,泰国最新的多年度发展规划也制定了到2030年实现能源强度降低25%的目标。

其它国家可借鉴以上国家的经验。一个利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已认识到其成功发展取决于其增长方式而非增长数量。

本文根据 20156月的 一次讲话整理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