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遇上非洲

|

版本:

版本: English

中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不断增加的参与,已成为促进该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催化剂之一。与人们的普遍观点相反,中国在该地区的参与涉及各个发展领域。该地区各国强有力的国内政策,将有助于其从这一日益加强的合作伙伴关系中获得更多收益。

几年前,我曾参加了纪录片《当中国遇上非洲》在华盛顿特区弗瑞尔美术馆的放映式。该片以赞比亚为背景,主要反映中国人在赞比亚工作和生活的真实情景。故事主角分别为一位中国的农场主,一位因高速公路的修建而倍感压力的中国项目经理,以及赞比亚的贸易部长,其与中国政府的谈判可能会带回中方数以百万计美元的投资。

该片以旁观者的视角,向人们真实展现了中国对赞比亚带来的影响,包括正面影响和不利影响。但真正打动我的是该片所体现出的各种复杂、多层次和不断演变的关系。两种伟大而迥异的文明相互碰撞产生了明显摩擦(以及该片中展现的许多误解),但也带来了无数的机会。

中国带来了什么?

以贸易为例,非洲与中国的贸易额从2000年可以忽略不计的水平上升到2013年的1700多亿美元,已超过与美国的贸易额。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对中国的出口中,商品出口占主导地位,而正如我们在今年6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前景》报告中讨论的,该地区对美国、欧盟以及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商品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比重甚至高于中国(图1)。

1: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3年向主要贸易伙伴的商品出口额占比
资料来源: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Comtrade)

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非洲制造商进入中国市场,并且制造业出口额呈现上升趋势(图2)。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企业在该地区开发全球价值链所付出的努力。具体案例包括对埃塞俄比亚(玻璃、皮毛、鞋类、汽车)、马里(炼糖厂)和乌干达(纺织品和钢管制造业)等制造业集群的投资。另外,自2012年以来,中国已为30个最不发达非洲国家的某些对华出口商品免除了关税(约占这些国家出口额的60%)。
 
图2: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制造业对华出口占比
资料来源: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Comtrade)

与此同时,中国更为廉价的制成品和资本货物正在取代非洲从美国和欧盟进口的昂贵制成品与资本货物。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从中国进口的资本货物占其进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剩余部分则由冰箱、电视机和其它制成品等消费品构成。本地区从中国进口的制成品是从美国和欧盟进口的制成品的3倍。

此外,中国是非洲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投资者。尽管估计值因不同数据来源而存在差异,但中国官方报道的对非洲的直接投资总额在2012年为210亿美元,较2009年增加了一倍。中国已成为勘探和发展融资的主要来源,其中包括对科特迪瓦、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乌干达等国家的主要金属和矿产项目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中国在制造业等其它行业也投入了大量资金(图3)。

图3:中国2012年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分行业投资)
资料来源:中国政府

最后,中国(20世纪60年代至2012年)累计提供了540亿美元对外援助总额,非洲获得了其中的近一半,大大多于其它地区。尽管当前中国的援助额远远低于世界经合组织国家的援助总额(2013年前者为32亿美元,后者为260亿美元),但近年来,中国的援助额在迅速增加,而经合组织国家的援助支付额则呈下降趋势(图4)。另外,与经由各多边发展银行提供的援助一样中国对非洲社会发展项目的援助也在增加,如对学校、医院和供水系统等建设项目的援助。

图4:中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发展援助额与世界经合组织国家对该地区的双边援助额变化趋势(2005 –2013年)
资料来源:经合组织、《中国统计年鉴》、中国商务部。
引自 http://www.chinaafricarealstory.com/p/chinese-aid.html.

“有中国参与”和“没有中国参与”两种情形下的非洲

中国已经改变了非洲面貌。中国在非洲不断增加的参与,为该地区的经济增长提供了支撑,填补了重要基础设施缺口,促进了该地区供应链的一体化。(据估计,2008年之前的十年中,基础设施改善对非洲经济增长成果的贡献超过了一半。)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对刚果民主共和国、马达加斯加、尼日利亚和赞比亚的经济增长产生了重大影响。

非洲消费者从中国的廉价进口产品中获益良多,尽管这已使一些地方产业受到了冲击。中方资金通常以援助、贸易条款和投资融资的组合形式提供,这扩大了非洲各国政府的选择范围。

然而,中国增长速度的放缓导致全球商品价格的下行压力,对于资源丰富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可能会造成影响。即便如此,中国在中期内对非洲的经济接触将会继续加深,这一点可在最近中国政府对最终连通东非五国的区域铁路网的投资方案中得以体现。这也是《当中国遇上非洲》纪录片留给我们的印象。该片体现了中国商人在已被其他外部投资者忽略了太久的非洲大陆长期经营的决心、务实以及职业道德。

下一步,采取何种措施?

非洲的政策制定者应当充分利用这一不断加深的合作伙伴关系,但请记住,中国不是唯一的合作伙伴。尽管中国带给非洲大陆各种可观收益,但政策制定者还应记住,其它主要新兴经济体对该地区以及该地区的资源和市场也非常关注。另外,与原有的经合组织各国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仍然非常重要——它们提供的援助、投资和贸易额在总量上要大于中国。另外有证据表明,可能因为结构性效率低下和物流等制约因素,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未能充分利用其自身在农业领域的比较优势,扩大其对中国的出口业务。

非洲各国领导人需要着重完善其国内政策,实行制度改革,提升透明度(特别是矿业透明度),改善商业环境,促进人力资本的发展,这样才能吸引国内外投资。

非洲政策制定者也将从非洲各国之间更紧密的经济合作中获益,例如从协调法律、促进跨境业务和协作中获益。这有可能增强其谈判的砝码,降低政府管理的成本并提高竞争力。

作者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