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增长前景:势头减弱,风险增大

|

版本:

2019年全球GDP增速已被下调至2.6%,比之前的预测结果低了0.3个百分点,反映了今年初以来全球贸易和投资势头弱于预期。全球贸易增速也被大幅下调至2.6%,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伴随着全球投资减速和投资者信心下滑,政策不确定性增大,包括近期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再次升级。

预计到2021年,全球GDP增速将逐步稳定在2.8%左右,前提是全球融资条件继续保持良好以及之前受到金融市场压力影响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温和复苏。

全球依然面临下行风险,这部分反映了政策存在不稳定的可能性,包括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壁垒进一步增加、金融风暴再次掀起以及主要经济体增速放缓幅度大于预期。经济活力减弱和下行风险增大凸显了政策制定者加强政策缓冲以提振长期增长前景的必要性。

全球经济增长疲弱的同时,全球贸易和制造业活力也在减弱。

全球经济继续疲软,贸易和制造业呈现出了显著疲弱迹象。商品贸易增速和新增出口订单滑落至与2016年初大致相当的水平——当时,各方对全球经济的担忧加剧。制造业降速现象普遍——工业生产呈现技术性衰退的国家占比自2018年初以来增长了两倍。因此,2019年全球GDP增速被下调至2.6%,比之前的预测结果低了0.3个百分点。此外,2018年全球贸易增速被下调1个百分点至2.6%——稍低于2015-16年贸易增速放缓期间的水平,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 

全球GDP和贸易增速

EMDE的贸易前景黯淡。

EMDE的经济活力特别是贸易活力显著弱于预期,外需显著疲软,全球政策不确定性增大, 被抑制的投资随着近期外部融资条件改善仅部分得到弥补。随着主要经济体的需求继续保持温和,EMDE所在的各地区2019年的出口增长有望继续降速。总体而言,80%以上EMDE2019年的出口增速预计将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对于拥有众多紧密互联的全球主要制造业中心的亚洲地区,其贸易尤其受到了影响。

出口额增速,分EMDE所在地区

尽管全球GDP增长预计将复苏,但近期增长前景将不足以应对全球贫困问题。

预计到2021年,增速预计将稳定在2.8%左右,原因是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国和之前受金融市场压力影响的EMDE的温和周期性复苏抵消了中国和发达经济体放缓的增速。不过,EMDE的人均增速依然不不足以缩小其与发达经济体的收入差距。预计大部分EMDE的年人均收入增速将低于到2030年全球极度贫困率降至3%所需的年均8%,贫困人口数量最大国家的这一增速将不到4%。

年人均GDP增速达8%及以上的EMDE占比

全球增长前景继续受较大下行风险影响,特别是贸易壁垒增加和政策不确定性增强引发的下行风险。

全球增长前景面临的风险仍属下行风险,因为政策不稳定有可能侵蚀投资者信心并减少投资。诸如主要经济之间新增贸易壁垒显著增加等因素引发的政策不确定性不断增强,有可能导致贸易成本层叠式增加和未来贸易规则缺乏明晰性。EMDE再次掀起的金融风暴或主要经济体大于预期的增速放缓幅度,也有可能使增长前景黯淡,增大全球经济显著下滑的概率。一些地区的此类风险因冲突可能加剧和极端天气事件发生频率增大而复合叠加。总之,全球GDP增速比预测增速低1个百分点的概率接近20%。

全球GDP增速比本底水平低1个百分点的概率

增长前景黯淡和下行风险增大凸显了加强政策缓冲和建立对不利冲击的韧性的必要性。 

鉴于实现关键发展目标所需的财政空间有限以及投资需求巨大,政策制定者应当确保公共支出既具有经济性,又能够提高经济增速。与此同时,政策环境应当有利于实施私营部门牵头制定的解决方案。旨在改善营商环境的结构性改革也应能提振长期增长并助力减贫。提升可靠且可负担基础设施的可及性、利用可提高生产率的技术以及提高制度质量等举措可有助于消除经贸活动面临的关键壁垒。对于农村贫困人口数量巨大的国家,建立对极端天气事件的韧性和提升农业生产率也应成为其重点要务。

贫困率,分规制质量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