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基础设施同时适用于男性和女性

|

版本:

本文最初发表于《经济学人》情报部网站,是研究项目“基础设施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作用”的一部分,该项目由联合国伙伴关系办公室支持。

基础设施并非性别中立。男女在享用优质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尤其会影响女性。要使基础设施发挥其对发展的应有影响,女性就必须要在确定基础设施设计和运营重点中拥有话语权。


尽管数十年来基础设施领域取得了发展,但全球基础设施缺口仍很巨大:约9.4亿人尚未用上电,22亿人缺乏安全饮水,42亿人缺乏安全环卫设施,10亿人居住在距全天候公路2公里以外的地方。

这一缺口对女性有着不同意义:基础设施并非性别中立。男女在享用优质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以及基础设施设计、建设和运营模式对男性和女性造成的影响不同。举例说,充分的文献资料显示,大多数国家女性负责取水供家用,这种情况对其如何使用其时间具有很大影响。在尼日尔,妇女和女童每年花在取水上的平均时间累计达13天用不上电就意味着无法使用照明设施、抽水泵和冰箱,从而使得女性承担繁琐的家务劳动

反之,如用电条件改善(如户外和公共场所照明条件改善),女性就会大大受益,具体表现为其人身安全水平提高和出行条件改善

从历史角度看,基础设施设计未能很好地满足男女的不同需求。基础设施规划人员主要从男性角度把千家万户视为没有差别。有证据表明,女性比男性更加看重水质。公共场所缺乏适当且安全的环卫设施,会加重女性来例假时的羞辱感,增大尿道感染和性别暴力风险,在难民营或国内流离失所者居住的营地尤为如此。男性不会因环卫设施缺乏而遭受此类影响。

“女性也可以在助力弥合基础设施缺口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多样性可助推创新。基础设施设计和管理过程中的女性视角不仅会改善当前的服务提供,还会助推未来创新。”

城市交通设计的性别维度

另一种类似情形是,较差的城市交通设计尤其会对女性产生负面影响,阻碍其往返就业场所、学校和医疗中心。诸如通勤巴士和城铁等城市交通基础设施如在设计和运营方面存在缺陷,则会加重女性人身不安全风险和遭受性别暴力的风险。参与世界银行城市交通调研的女性很好地阐释了这一点(调研报告即将发布,其题为《哪些因素促使女性流动?关于拉美地区三座城市女性出行状况的研究》):

“我丈夫问我为何想去其它地方打工。他对我说:‘外出打工意味着经常通勤,你得坐火车且面临诸如男人尾随等若干情况。你是不会喜欢这些情况的。外出打工还意味着老板对你发号施令,而在家中,你是为自己做事,也有时间开车带孩子们兜风。’他很想开办一家快餐店,于是便卖掉了自家车,让我在店中工作。” —— 巴西里约热内卢低收入小区的一位中年妇女

对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男性和女性乘坐城市交通工具的差异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女性通常限于在离家较近的地方工作。她们需换乘多种城市交通工具,既要工作,也要做家务——一体化、多模式交通系统的缺乏使得她们在离家较远的地方工作既耗时,也费钱,还严重制约了她们的创收潜力。在该市部分地方,有孩子的男性找到工作的可能性比有孩子的女性高出了80%。

女性在基础设施设计和运营方面的话语权

要使基础设施发挥其对发展的应有影响,女性必须要在确定基础设施设计和运营重点中拥有话语权。要使基础设施具有性别包容性,就要把人身安全和设施安全问题置于首位。如不能保障女性人身安全,性别规范就有可能阻碍她们积极参与劳动力市场和社区活动。要使女性人身安全得到经常性保障,就要在转变行为方面开展更多工作。墨西哥城市交通项目联手公交车司机,制定并实施了多项措施,用以预防车内性骚扰和性别暴力问题,使得更多工作女性乘坐公交车。

女性也可以在助力弥合基础设施缺口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多样性可助推创新。基础设施设计和管理过程中的女性视角不仅会改善当前的服务提供,还会助推未来创新。我们需要更多女性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并加入设计公司、建筑公司以及公用事业企业。为提升女性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参与度和影响力,相关地区和国家推出了多项有效计划,《南亚电力行业网络中的女性》即是其中之一,其宗旨是鼓励更多女性加入公用事业企业,这样她们就能够对推动同时服务于男女人群的基础设施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对每个人的都同样适用的基础设施将具有变革性,不论是对女性还是对国家经济以及全社会都是如此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