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世界难民日:建立更强有力的国际响应机制,应对被迫流离失所问题

|

版本:

今年世界难民日当天,我身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同50多个国家的政府代表一起,回顾国际开发协会协会(IDA)的工作,讨论其今后数年的重点任务。IDA系世界银行集团下属机构,面向世界最穷国提供资金支持。按照其现行业务计划,IDA将向埃塞俄比亚在内的14个低收入国家提供20亿美元贷款支持——这些国家目前共接待了640万难民。 

埃塞俄比亚是在难民接待工作上取得巨大进展的多个国家之一。举例说,我们已支持该国政府通过了针对难民的全新法律框架,它将有助难民迁出难民营、找到工作以及获得教育和卫生服务。这对被安置在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厄立特里亚、苏丹和南苏丹四国边境沿线的90多万难民而言意义重大。有没有该框架的区别就在于难民有机会重新开始过上正常生活还是被迫依赖他人生活并深陷贫穷。 

埃塞俄比亚政府在这方面展示了令人钦佩的远见,因此我们为能够通过贷款额为2.02亿美元的项目向其提供支持感到自豪。该项目旨在为难民及其接待社区创造经济机会。 

厄立特里亚难民、企业主艾哈麦丁·易卜拉辛最近对我们说,“自己谋生要好于期待他人施舍”。他此前离开阿迪哈卢什难民营,目前住在埃塞俄比亚夏尔地区,在这里教女儿们如何制作家具并自食其力。

埃塞俄比亚并非“孤军奋战”。目前,乌干达接待了近120万难民,向其中很多人提供了土地,以便其能够自给自足。土耳其鼓励叙利亚企业主创办企业,此举推动创办了8000多家企业。乍得正在研究相关办法,确保其新建的社会安全网与人道主义援助体系进一步保持协同一致。巴基斯坦刚刚允许难民开立银行账户。 

不过,在这些积极举措背后的大背景是逃离冲突和遭迫害境地的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不断增加。

当前,全世界约有2940万难民和寻求避难者,这一数字大于澳大利亚全国人口总数。他们并非寻找更好工作或追求更好生活的经济移民,而是放弃一切、通常以过贫苦日子为代价为自己及其挚爱之人寻找安全之地的人们。   

与一些认知相反的是,近十分之九的难民流离至发展中国家,他们通常从其家乡出发、越过边境抵达邻国。实际上,由于大部分难民来自长期遭受战争之苦的地方并且迁徙至邻国,因此冷战结束以来持续接待全世界逾三分之二难民的基本上是相同的12-15个国家。 

我们不能充分想象这些男女老幼在从战区迁徙至安全之地过程中遭受的巨大痛苦,但我们能够也必须尽己所能帮助他们。随着难民人数增加,难民接待体系正面临压力。接待难民的国家和社区发现,它们不得不吸纳大量新来者,并且通常将他们安置在贫困率已然很高的落后地区。持续供养流亡中难民的成本巨大。   

去年12月,国际社会通过了《难民问题全球协议》,旨在为全世界提供更有效的难民问题响应机制。这意味着国际社会将帮助难民实现自给自足,支持接待社区应对其自身面临的发展挑战,鼓励世界各国共同承担支援国际难民保护体系的责任。 

作为世界银行工作人员,我们已下定决心,在这一集体行动中扮演好我们的角色,包括资助有关国家努力向难民和接待社区提供就业机会和服务。为此,我们要特别关注哪些最可能面临被排斥风险的人们,即残疾人士、妇女和儿童。如果我们要遏止越过国境的无序人口迁移,此举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都至关重要,因其有助我们遏止越过国境的无序人口迁移。

随着难民人数增加,难民接待体系正面临压力。接待难民的国家和社区发现,它们不得不吸纳大量新来者,并且通常将他们安置在贫困率已然很高的落后地区。持续供养流亡中难民的成本巨大。
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
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
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

2016年,世界银行联手联合国和伊斯兰开发银行启动了全球优惠融资基金,旨在向接待大量难民的低收入国家提供优惠融资。截至目前,九国和欧盟拟向约旦、黎巴嫩和哥伦比亚三国提供的逾5亿美元赠款已获得批准。在这一过程中,世界银行也同联合国难民署密切合作,确保双方在难民保护、人道主义救济以及发展援助等方面尽可能做到互为补充。 

为进一步强化我们的举措,我们将把对难民及其接待社区的支持列为我们即将制定的《脆弱、冲突和暴力问题应对战略》的关键支柱。您可以在这里查阅该战略的概念文件,我们欢迎您提出您的想法。 

作为世界银行工作人员,我们深知应对“二战”以来最严重人口被迫迁移危机的紧迫性。在世界难民日到来之际,我们要了解被迫背井离乡、流离至他国的数以百万计男女老幼遭受的损失以及他们有何期望和抱负。 

我们希望您加入我们的行动,花少许时间了解您所在国或所在社区的难民,思考有哪些情况迫使他们来到这里。同时,我们希望您大声讲出难民及其接待者的心声,这样我们才能共同推进地方、国家和全球采取行动,使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