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为王:是时候加强现金管理了

|

版本:

加强现金管理。图片: © Getty Images

从前,一家公立银行的首席执行官(CEO)同时兼任财政部的财务代理。一次,他拜访了财政部长,建议该部在几天内将其银行账户余额增加一倍,以确保公务员的工资能够及时付清,否则就会构成违约。该CEO也指出,鉴于市场利率快速上涨,应当把从基于市场利率发放的贷款所获利息收入与从贴息贷款所获收入之间的差额转入该银行, 方能确保政府的贷款计划持续有效运转。“如继续维持低利率,会发生什么情况?”部长问道。CEO解释说,该银行得承担补贴成本,这会致其亏损。部长听后似乎很吃惊,当时无法作出决定。(节选自《我对父亲所讲的关于官僚制度与银行业的故事》,作者: Osman Tunaboylu)

确实,该CEO必须拜访财政部和部长,否则部长不会对政府日常现金流至少要花三个月时间才能预测出来感到吃惊——预测需根据切合实际的假设、与债务管理结合起来并且在与预算执行和货币政策很好地协调的基础上进行;预测结果最终需在不同情境下验证。不过,在预算控制薄弱和财政收入流入量不可预测情况下,即便现金配给制度到位,适当时间和地方所需的现金量也不可能获得。结果,政府会延迟支付相关款项,导致欠款不断累积。

作为现金收取、分配和投资过程的一部分,现金管理要求提供可靠数据、现金量预测结果以及各机构间的协调,需要采用单一国库账户和国库券、透支机制等短期融资工具,也可导致过剩流动性回流。在当今不确定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下,管理现金更为重要。因此,发达和新兴经济体资产负债表中的现金和存款总额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了大幅增加。在这方面,作为硬通货发行国的美国实现了流动性金融资产总量占比(占GDP比重)翻番,即从1%增至2.3%。在其它发达经济体,如韩国和日本,现金和存款占 GDP比重分别达到了9.4%和7.1%。

图1  发达经济体中央政府所持现金与存款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

新兴经济体的现金和存款总额甚至更大,因其可大幅增强它们应对流动性冲击的能力。这方面,巴西首屈一指,其流动性金融资产总量占GDP的比重在全球金融危机后从17%提高到21%;秘鲁和斯洛文尼亚紧随其后,其此类资产占比提高到15%左右。新兴经济体的平均占比比发达经济体高出了50%。

图2  新兴经济体中央政府所持现金与存款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

考虑到现金流对现金预测和管理变得日益重要,世界银行司库局开发了基于Excel表格的工具集,用以支持面向现金管理人员的能力建设活动。2018年开发的“现金流预测和管理(CFM)”工具将在为期五天的现金流预测和管理培训班期间用于实操练习。

CFM工具专为培训而设计和开发,它把过去十多年的月度数据用于计算加权平均值,用以指导设定不同情境。该工具把历史数值、本底数值以及预测数值融为一体,把这些数值用于开展实操分析和观测相对变化情况。作为一种培训工具,CFM便于相关人员手工输入各类收支项目,也便于制定基本的年度借款计划并将其纳入本底数值,还便于计算和生成确保满足现金要求所需的最低现金余额水平。一张经简化的图表直观地显示了现金余额和借款的变化情况。

下图对CFM过程中的数据流程作了说明:

CFM涉及四个事先设定的情境,每个情境的数据可以在本底数值范围内予以收集,也可以根据用户自创的情境生成预测数值。针对每个收支子项的预测数值,可以制作动态图形,它们便于对历史数值、本底数值和预测数值进行比较。流动性缓冲相关数值也可以在动态图表上进行修改。

“加强现金流预测能力可助力各国确定合理的现金储备量并以最低成本持有现金,因为现金为王。”
M. Coskun Cangoz's picture
M. Coskun Cangoz
世界银行司库局债务和风险管理处处

尽管CFM工具的启用尚不到一年,但已有不少国家通过应用该工具和针对各情境开发的部分数据透视表完善了其现金流预测流程。初步反响表明,CFM工具颇受业内人士欢迎,填补了稀缺资料的一项空白。

在政府看来,设有大量现金储备可能会被视为偿付短期运营开支和缓解流动性风险的一种便捷之策。在日常现金流变化不定、现金流预测结果不确定且易受预测误差影响的情况下,政府甚至有可能保持较高的流动性缓冲水平。不过,持有现金特别是借来的现金也易受持有成本影响。因此,加强现金流预测能力可助力各国确定合理的现金储备量并以最低成本持有现金,因为现金为王。

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