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

Xueman Wang |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

Xueman Wang |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Wanli Fang |

版本: English | 日本語 有竞争力城市技术研讨会参会人员饶有兴致地漫步于横滨港未来21港区(背景为横滨摩天轮)。设置该区域的宗旨是把高附加值活动和优质生活集中在横滨中心城区的核心区域。图片由东京发展学习中心提供。 如今,市长等城市领导人的任务不再仅限于高效地向其市民提供城市服务。创造就业岗位是全球面临的首要经济发展挑战。 城市需要向其市民提供就业岗位和经济机会,…

Samuel Wasser, Megha Mukim, Daniel Levine |

新加坡Marina海湾的再开发项目将河道的一部分改造成水库。摄影: 10 FACE/Shutterstock 上周,我有幸参加了新加坡城市周活动。一同参加本次活动的还有世行驻华代表处的其他同事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和参与世行项目的城市代表。对我们参会者而言,此行可以说是开阔眼界,使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到综合性的城市规划方法对构建可持续城市所起的重要作用,并为我们提供了诸多可推广的经验。…

Wanli Fang |

不平等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无论其为富国、穷国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一些不平等问题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暂时副产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速度同时致富。但在大多数人都受到经济和社会萧条的影响时,不平等问题将对个人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构成真正威胁。 因此可以说,高度且持续的不平等不仅有悖于道德规范,而且还是破碎社会的一种表征。它有可能导致难以根除的贫困问题、遏制经济增长并引发社会矛盾。…

英卓华 |

版本:English ​ 一万亿美元是何概念?从字面意思上说,一万亿就是100万乘以100万,也就是说1后面加12个零。对于参与本周召开的亚洲——新加坡基础设施圆桌会议的代表们而言,每年1万亿美元指的是亚洲为维持其快速城市化进程所需的投资额。 在本次圆桌会议期间召开的高级别战略讨论会上,世界银行集团公私合作局高级局长劳伦斯·卡特(Laurence Carter)…

Cledan Mandri-Perrott |

在20世纪50年代末,一群在爱尔兰西部一个小城镇郊区的商人和官员们意识到当地机场正面临着失去国际航班的危机。他们深知中转旅客和航空公司对于当地经济的重要性,于是批准了一份在机场附近建立特殊工业区的提案–世界上最早的现代自由贸易区就这样在爱尔兰的香农地区(Shannon)成立了。今天,这一概念已走向世界,据国际劳工组织估计,全球有4300多个不同类型的产业园区。笔者估计实际数目还要高。  …

Miles McKen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