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11月 2018

就任第一天

Pinelopi Goldberg'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工作日清晨,每当我来到纽约宾夕法尼亚火车站,总要尽力记着是乘坐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列车北上纽黑文市,还是南下华盛顿。这种情况持续了数月。想到我即将从拟任首席经济学家转为首席经济学家,不免有些惶恐。我们有太多的棘手问题需要解决,但我真的希望我的经验和微薄努力能对世行完成其使命作出贡献。

“指数级变化”一词可能被滥用了,但在当下,被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的很多方面都在变化之中,并且以比史上更快的速度被重塑。当前,国家间空前相互依存,这种情况部分与《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指出的技术创新的影响有关。

在中国的淘宝村,电子商务成为给农村地区带去新就业岗位和商业机会的一条途径

Xubei Luo's picture
电子商务通常被视为高收入国家的一种现象,但该行业在中国的快速成长表明,实体商务向数字商务的转型未必需要前者如此高的发展水平。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全球电子商务交易总额的比重从十年前的不到1%增至如今的40%以上,超过了法国、德国、日本、英国以及美国等五国的总和。在中国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展现出了显著的集聚迹象。深度开展电子商务、年均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至少达1000万元且至少拥有100家活跃网店的淘宝村的数量从2013年的20个增加到2018年的3202个。
淘宝村分布图, 2014-2018

把机器算法应用于修建“韧性”住房

Sarah Elizabeth Antos'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机器学习算法能够很好地回答“是”或“不是”类问题。举例说,它们能够扫描庞大的数据集,而且能够准确地把以下问题的答案告知我们:这笔信用卡交易有欺诈嫌疑吗?这张图片中有只猫吗?

它们不仅能够应对简单问题,还能够应对微妙、复杂的问题。

当前,机器学习算法能够比受训过的人眼更可靠地探测出100多种癌症肿瘤。鉴于这一惊人的准确性,我们开始思忖:机器学习能够告诉我们人们住在何处吗? 在以令人窒息的速度扩展且受到自然灾害威胁的城市,机器学习能够提醒我们一户人家的屋墙有可能在地震中坍塌或屋顶有可能被飓风刮走吗?

《2019年国际债务统计》:2017年末外债存量逾7万亿美元

Evis Rucaj's picture
The 《2019年国际债务统计》 (IDS) 报告刚刚发布。
报告 介绍了2015年世界各经济体外债和资金流量的统计数据和分析结果,提供了大部分公布统计数据的国家1970年至2017年的200多个时间序列指标。获取该报告和相关产品,您可以:

 
该报告是在2017参照期结束后的短短10个月发布的,它使得全面债务统计数据的获取速度快于世上任何时候。报告给出了各国以及各地区和分析组别的全面外债存量和资金流量数据。

除了在网上以多种格式公布的数据,该报告还对全球债务格局进行了简明分析。今后一年内,该分析将通过一系列《债务公报》 得到拓展。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城市建设案例(上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走路去都不超过10分钟。”
 
现年64岁的Toh太太每天穿过廊道步行10分钟到地铁站(大众捷运系统,或MRT),她喜欢这么走,这段有顶棚的步道把她的家与社区设施无缝连接起来,使行人免受日晒雨淋之苦。
 
Covered walk pathways and multi-level bicycle racks
有顶棚的步道和多层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走访几个社区后,我发现个个都是“实打实”的宜居典范,展现了新加坡卓越的城市综合设计水平。

5D紧凑型城市框架

我发现通过“5D” 紧凑型城市框架可以很好地诠释新加坡是如何提高宜居水平的: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故事(下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这项政府政策确保在地铁站400米(或1/4英里)范围内都建有公共廊道通往公车站点、公共设施和组屋。
 
让人们能“舒适”地“步行”搭乘公共交通只是新加坡为社区做的诸多努力之一,现在新加坡有顶棚的廊道总长度已经达到了200公里
 
为了缩短到达换乘点时间,政府鼓励居民骑行,以解决公共交通的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连通性问题。作为骑行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许多地铁和公交站点都设有多层自行车停放架,使新加坡更加适于骑行。实际上,从2016年7月开始,所有新建学校、商业、零售和企业园区(达到一定规模的)必须制定步行骑行规划,确保公共空间设计充分照顾到步行与骑行需求。
 
Neighborhood bicycle racks
社区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让我们探索一下打造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D”城市设计的方方面面。我认为社区是新加坡建设花园里的城市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新加坡面积不大,但政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为居民打造自然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