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中国

应用颠覆性技术,重塑城市未来

Wanli Fang's picture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留还是走?现金转移支付如何影响人口流动

Ugo Gentilini's picture
版本 : 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随着到2050年全世界将有8.75亿人“行走在流动途中”,相关人士对发展政策如何与这一复杂现象发生交集产生了浓厚兴趣。现金转移支付这一最热的发展议题之一令人奇怪地从讨论议题中消失。

由Samik Adhikari与他人合著的新论文《我是该留还是该走?》总结了关于现金类社会援助如何影响人口的国际或国内流动性方面的实证资料。
 
论文给出了三个引人关注的发现:
 

中国经验:通过可持续农业用水管理应对缺水问题

Sing Ch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缺水是中国大多数地区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数量而言,中国人均水资源量仅为2100立方米,为全球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人口增长、农业用水需求以及气候变化造成的不利影响进一步加重了这一问题。
 
随着中国采取措施确保人人享用水资源,为社会、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有很多宝贵经验可供全球借鉴并应用。

安徽宣城:信息技术推动智慧园区产业升级

Xiao Wu's picture

最近,我作为世行贷款支持的宣城产业转移基础设施示范项目的团队成员,有幸到访了安徽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长江经济带的腹地,是安徽省承接产业转移、促进产业升级的桥头堡。

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李军先生介绍说,日常管理工作中需要处理纷繁复杂的信息,涉及招商引资、人力资源和环境质量监测等领域。因为基础数据统计口径和数据来源不同,信息收集以及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也变得十分困难。为了应对上述挑战,在世行项目中,他们适时引入了“智能招商系统”、“劳动力信息管理平台”和“环境质量实时监测系统”,以此来支持开发区实现智慧园区的升级。

纪念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重建项目的难忘岁月

Yi Shi's picture
作者(左3)与同事、世界银行专家在项目现场。摄影:华玛雅/世界银行


十年,对活着的人们而言,意味着游子回家的路会越来越近;但对于逝去的人们而言,他(她)在亲人的心中却越走越远……恰逢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记忆参与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项目历时八年的工作经历,感恩在这场深刻影响中国和撼动世界的自然灾害中为灾后重建付出心血和努力的人们。

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三大机遇和三个风险

Michele Ruta's picture

版本:English

“一带一路”倡议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首次提出,是旨在加深区域合作和增强各大洲互联互通的一大宏伟举措。尽管该倡议的最终范围仍在敲定之中,但它主要由“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组成,前者旨在把中国同中亚、南亚以及欧洲连通,后者旨在把中国同东南亚国家、海湾国家、北非国家以及欧洲连成一体。目前,把其它国家同“一带一路”连通的六条经济走廊已经确定。

中国40年改革进程反思

Bert Hofman's picture
摄影 ©李文勇/世界银行

40年前的12月,邓小平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开启了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40年改革进程。下个10年,中国将成为二战以来从低收入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了解中国走过的路、做出历史性决定的背景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对未来的决策者是有益的借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中国看成效法的榜样,这种反思对于世界各国愈显重要。在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承担起这一责任。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的改革是很主流的。中国开放贸易和投资,开展物价改革,实行所有权结构多元化,强化产权,控制通胀,维持高储蓄率和投资率。但这么说是把中国的改革简单化了,模糊了中国改革的实质,即,中国体制改革采取的独特步骤提供了有意义的经验,其渐进式改革模式与东欧和前苏联形成鲜明对照。虽然中国和其他转轨经济体常常被加以比较,但他们无论是在初始经济条件、政治发展还是外部环境方面都截然不同。

作为以农业为主的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中国在经历大跃进失败和文革破坏之后伤痕累累,与全球经济几乎毫无联系,工业效率低下,但也远不像东欧和前苏联那么集中。或许最重要的是,由于中国保持了政治体制的延续性,所以才能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和社会转轨而不是政治转轨。

同大部分拉美国家的改革做比较似乎也不合适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远比中国更接近市场经济制度,而且他们的改革——自由化和宏观经济稳定——着眼点在宏观经济稳定,而中国的改革则以整个经济体制转型为目的。因此没有必要将“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相提并论,两者采取的方式服务于完全不同的目的。

中国特色的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Jasmine Susanna Tillu's picture
China: More Mobility with Fewer Cars through a GEF Grant

从上学起,我们就常被教导做事要从定义概念开始。中国是不惮使用缩略语的国家,TOD或公共交通导向开发,这个有机结合土地使用和交通规划的概念,已广为流行于中国城市开发领域。
 
最近,中国七个城市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建部)的官员共同启动有关TOD的 中国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试点项目。很明显,大家对这个三个字母的缩略语有一致定义。
 
但是真的一致吗?
 

透过共享单车大数据了解公共交通导向的开发(TOD)

Wanli Fang's picture
作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两千多万人中的一员,我曾经常为高峰时段上下班发愁。不过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可以骑着共享单车避开拥堵,到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更充分享受地公共交通服务的便利。我的亲朋好友也有类似的经历。
 
无桩共享单车在中国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为多年来困扰城市规划者们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提供了颇有希望的解决方案:既让公共交通系统更便于使用,又能保证良好的客流量。许多无桩共享单车安装了GPS跟踪设备,为城市规划者分析公共交通系统的需求和绩效提供了更精准的新的数据来源。通过分析个人骑行数据,城市管理者第一次可以清楚地了解各个地铁站的吸引力和可达性。
 
这项技术创新对于通过公共交通导向开发(TOD)建设更宜居、可持续城市的工作无疑是个好消息。例如,为了支持最近启动的全球环境基金(GEF)“可持续城市综合方式示范项目”,我们与中国一家主要的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单车”合作,使用项目城市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路线数据开展研究。以下是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 重新审视TOD的范围。关于TOD的核心区域,普遍接受的教科书定义是围绕地铁站或其他公共交通枢纽800米半径的范围。这个定义是基于10分钟步行可达的距离。然而,在骑行普及的丹麦、荷兰等地,地铁站的实际覆盖半径可达2-3公里。我们的分析发现,地铁站周边有一大部分骑行的距离甚至超过3公里半径(见下图1中的亮蓝色轨迹)。这说明地铁站周边区域规划和设计的空间范围应该根据当地环境而定。相应地,由于靠近公共交通服务设施而产生的增值,其影响的房地产范围很可能超出预期。
1:北京(左)和深圳(右)主要地铁站周边的骑行轨

[阅读:中国特色的TOD:因地制宜是通则,而非特例] — 文章也讨论了TOD范围的划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