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dicate content

在中国的淘宝村,电子商务成为给农村地区带去新就业岗位和商业机会的一条途径

Xubei Luo'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电子商务通常被视为高收入国家的一种现象,但该行业在中国的快速成长表明,实体商务向数字商务的转型未必需要前者如此高的发展水平。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全球电子商务交易总额的比重从十年前的不到1%增至如今的40%以上,超过了法国、德国、日本、英国以及美国等五国的总和。在中国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展现出了显著的集聚迹象。深度开展电子商务、年均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至少达1000万元且至少拥有100家活跃网店的淘宝村的数量从2013年的20个增加到2018年的3202个。
淘宝村分布图, 2014-2018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城市建设案例(上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30多年来,Toh太太一直住在武吉巴督 — 一个新加坡公共住房(组屋)小镇,这里能容纳超过11万居民。他们的公寓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 —即“HDB”建造,建屋发展局为82%的新加坡居民提供公共住房。
 
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和城市办公室工作期间,我有幸结识了Toh太太,她与先生在三居室的公寓中养大了三个孩子。当我问到她住在组屋区的感受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方便”、“舒适”——“需要什么东西,走路去都不超过10分钟。”
 
现年64岁的Toh太太每天穿过廊道步行10分钟到地铁站(大众捷运系统,或MRT),她喜欢这么走,这段有顶棚的步道把她的家与社区设施无缝连接起来,使行人免受日晒雨淋之苦。
 
Covered walk pathways and multi-level bicycle racks
有顶棚的步道和多层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走访几个社区后,我发现个个都是“实打实”的宜居典范,展现了新加坡卓越的城市综合设计水平。

5D紧凑型城市框架

我发现通过“5D” 紧凑型城市框架可以很好地诠释新加坡是如何提高宜居水平的:

宜居始于社区——新加坡故事(下篇)

Xueman Wang's picture
上一篇博客中,我介绍了5D框架,并结合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社区,例如组屋小镇,讨论了前两个D——密度和多样性。在本文中,我将分享我的观察体会,探讨组屋社区如何反映其他三个D——目的地(Destination)、距离(Distance)和设计(Design)。
 
为了提高目的地通达性,新加坡推行畅行乘车(Walk2Ride)计划,改善社区步道,鼓励居民使用公共交通。这项政府政策确保在地铁站400米(或1/4英里)范围内都建有公共廊道通往公车站点、公共设施和组屋。
 
让人们能“舒适”地“步行”搭乘公共交通只是新加坡为社区做的诸多努力之一,现在新加坡有顶棚的廊道总长度已经达到了200公里
 
为了缩短到达换乘点时间,政府鼓励居民骑行,以解决公共交通的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的连通性问题。作为骑行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许多地铁和公交站点都设有多层自行车停放架,使新加坡更加适于骑行。实际上,从2016年7月开始,所有新建学校、商业、零售和企业园区(达到一定规模的)必须制定步行骑行规划,确保公共空间设计充分照顾到步行与骑行需求。
 
Neighborhood bicycle racks
社区自行车停放架。(摄影:王雪漫/世界银行)

让我们探索一下打造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D”城市设计的方方面面。我认为社区是新加坡建设花园里的城市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新加坡面积不大,但政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为居民打造自然环境。

非洲国家可以向中国的交通运输和物流业学习什么?

Bernard Aritua'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重庆九龙坡集装箱码头。摄影: 李文勇/世界银行

2018年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FOCAC)会大获成功,中国承诺向非洲国家提供600亿美元的发展援助,加上3年前承诺的600亿美元,这意味着六年间中国向非洲投入1200亿美元。援助资金大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接受中国和国际媒体专访,决策者们无疑都在考虑中非关系的方方面面。
.

世界银行和上海携手三十载解决最紧迫水问题

Sing Cho's picture
版本:English

城市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把世界面貌改变得难以辨认。有史以来首次,城市人口超过半数,达到55%。到2050年,城市人口比例将达到68%。城市的快速增长催生了不断蔓延的特大城市,其中很多位于亚洲和非洲。

最能体现这一趋势的城市或许就是上海。1990年,上海主要还是个工业中心,人口1300万。到2016年,人口暴增到2400万,使得上海成为世界最大的大都市地区之一,也成为中国的金融和经济中心。 
 
上海  — 一个最能体现城市化趋势的城市

应用颠覆性技术,重塑城市未来

Wanli Fang'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生活在北京这样一座飞速现代化的城市,我的日常生活在几十年前的人看来就像是一部科幻电影。我用智能手机购买日用品、付餐费、拍照、搭乘地铁以及在陌生的地方导航。

数字技术颠覆了城市发展模式,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我常常会想:颠覆性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城市的未来?

安徽宣城:信息技术推动智慧园区产业升级

Xiao Wu's picture

最近,我作为世行贷款支持的宣城产业转移基础设施示范项目的团队成员,有幸到访了安徽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宣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长江经济带的腹地,是安徽省承接产业转移、促进产业升级的桥头堡。

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李军先生介绍说,日常管理工作中需要处理纷繁复杂的信息,涉及招商引资、人力资源和环境质量监测等领域。因为基础数据统计口径和数据来源不同,信息收集以及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也变得十分困难。为了应对上述挑战,在世行项目中,他们适时引入了“智能招商系统”、“劳动力信息管理平台”和“环境质量实时监测系统”,以此来支持开发区实现智慧园区的升级。

纪念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重建项目的难忘岁月

Yi Shi'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作者(左3)与同事、世界银行专家在项目现场。摄影:华玛雅/世界银行


十年,对活着的人们而言,意味着游子回家的路会越来越近;但对于逝去的人们而言,他(她)在亲人的心中却越走越远……恰逢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记忆参与世行贷款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项目历时八年的工作经历,感恩在这场深刻影响中国和撼动世界的自然灾害中为灾后重建付出心血和努力的人们。

“新加坡又如何呢?”——全世界最佳公共住房项目的成功经验

Abhas Jha's picture
版本: Mongolian
English

Photo of Singapore by Lois Goh / World Bank

随着第九届世界城市论坛在吉隆坡的召开,各国政府在实施《新城市议程》过程中努力解决的难题之一是如何规模化提供优质经济适用房,后者是可持续发展目标11——构建可持续城市和社区的一个关键内容。
 
我从前在拉美地区从事经济适用房相关工作过程中,我们持续向世行借款客户提出的一条意见是:政府部门自身建设和提供住房并不是个好主意。相反,用(已故)世行知名经济学家史蒂文·梅奥的话讲,我们应该使住房市场发挥作用。对此意见,世行借款客户一般会回应说,“那新加坡又如何呢?”,此时我们会说,新加坡案例很独特而且不可复制。

[更详细了解世界银行参加世界城市论坛的相关情况]
 

中国40年改革进程反思

Bert Hofman's picture
版本: English
摄影 ©李文勇/世界银行

40年前的12月,邓小平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开启了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40年改革进程。下个10年,中国将成为二战以来从低收入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了解中国走过的路、做出历史性决定的背景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对未来的决策者是有益的借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中国看成效法的榜样,这种反思对于世界各国愈显重要。在去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承担起这一责任。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的改革是很主流的。中国开放贸易和投资,开展物价改革,实行所有权结构多元化,强化产权,控制通胀,维持高储蓄率和投资率。但这么说是把中国的改革简单化了,模糊了中国改革的实质,即,中国体制改革采取的独特步骤提供了有意义的经验,其渐进式改革模式与东欧和前苏联形成鲜明对照。虽然中国和其他转轨经济体常常被加以比较,但他们无论是在初始经济条件、政治发展还是外部环境方面都截然不同。

作为以农业为主的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中国在经历大跃进失败和文革破坏之后伤痕累累,与全球经济几乎毫无联系,工业效率低下,但也远不像东欧和前苏联那么集中。或许最重要的是,由于中国保持了政治体制的延续性,所以才能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和社会转轨而不是政治转轨。

同大部分拉美国家的改革做比较似乎也不合适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远比中国更接近市场经济制度,而且他们的改革——自由化和宏观经济稳定——着眼点在宏观经济稳定,而中国的改革则以整个经济体制转型为目的。因此没有必要将“华盛顿共识”与“北京共识”相提并论,两者采取的方式服务于完全不同的目的。

Pages